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中-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刚才忘了拉票,今晚b萌求给老叶单投!

教程

——————

写在前面的话

啊,太久没写十分生疏了,以后再修吧,先练起来

前文链接: 中(1) 中(2) 中(2 plus) 中(3) 中(4)


“叶修叶修!咳咳咳咳咳咳!叶修!”

叶修被惊醒,昨夜与太白星魂一战,今天本来想懒在床上,谁知家里的凤凰天还没亮就跟叫魂一样,声音里透着焦急和兴奋,“诶,我说,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天亮了再打鸣行吗?”

“呸!噗噗噗!咳咳咳!噗噗噗!”黄少天凤凰的样子跳上叶修的床,“说正经的,看我的毛!”

“下流……”叶修眼睛都没睁开,随手拿起床边的薄衫盖在黄少天身上,另只手搭上凤颈。

黄少天咳的厉害,脉象也略显虚浮,像是风寒之症,可凤凰一族最为炙烈,若是感染了风寒,说明离死也就不远了。

叶修终于不情不愿的睁开眼,黄少天原本光秃秃的身上突然长起一层绒羽,正红似火,而本人凤眼灼灼,正直勾勾盯着自己,精神得很。

“哟!恭喜!”叶修手指轻轻抚上黄少天的背,“手感不错嘿!看来是昨夜积德行善感动了天地,记住没,以后要对我好点。”

“咳咳……”黄少天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涅槃一劫已过了数百年,而今终于看到重披烈焰流霞的希望,说实话真是要感激这个背着葫芦家伙,只是看他得意眼神实在是过不了心里这个坎儿……

“你咳咳咳的,能不能变成人样让我给你把把脉?”叶修虽然也知晓凤凰一脉的把脉方式,但还是对人的脉象更有研究,“你这样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兽医。”

“叶修!能不能好好说话!”黄少天腾的一下变成人形,本来心里对叶修的感激就如风中残烛一般,现在更是嗞的一声烟都不剩。

叶修才不搭理黄少天的抗议,顺势搭上脉,摸着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装腔作势。

“嗯,恭喜少侠……”

“你要敢说喜脉我一把火烧了你这宅子你信不信,就问你信不信!”黄少天今天可是长了毛,意气风发!觉得自己分分钟就可以将叶修踩在地上蹂躏。

“呦呵长能耐了。”叶修说着抄起枕头边的葫芦,“黄少天?”

“……”

放下。

“叶修!臭不要脸!想暗算我!”

“黄少天?”

“……”

放下。

“叶……!”

“黄?”

“……”

叶修举着葫芦看着黄少天憋红的脸,笑着说,“跟我认怂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跟我认怂才不正常,你也不看看那西北角葫芦关着多少人?”

“……”识时务者为俊杰……

“恭喜少侠中毒不深。”叶修放下葫芦正经起来,黄少天体内确实有股寒毒,想必是昨夜玉子峰顶一战受混杂着利金之毒的污水所染,并无大碍,只是恰逢凤羽重生,有些不好。

黄少天滴溜溜的眼睛盯着叶修把葫芦放下,长吁一口气,“不要脸的死混蛋!那你说怎么办!”

“你不要说的这么娇羞。”叶修按住想要上来拼个你死我活的黄少天,“不打紧,带你去首阳山吃金丹。”

 

首阳山,太上老君,魏琛。

“什么风把你这把老骨头给吹来了!”魏琛睡到日上三竿掐指一算,今日有个冤家要上门,赶紧披上道袍,顾不得整齐体面就带着道童出去迎接。

“当然是看看你这把老骨头散了没。”叶修丝毫不客气,没等魏琛往里请,一抬腿就迈进了太清殿。

“诶,你是不是就是那个书里写的下去当金角大王那个小童子!要吃唐僧肉的那个!”黄少天指着魏琛身边那个小道童扑哧笑出声。

小道童脸憋得通红,无处反驳,自己的名节早被那西游记败的一干二净……

而比小道童还要不胜其烦的是天蓬元帅方锐,统领十万天兵,长相英俊,不像猪,跟嫦娥仙子楚云秀没有一腿,也不认识高翠兰……

“胡说,”叶修拉着黄少天一起往里走,“万一是银角大王呢。”

 

“突然来老夫这里所为何事啊?”魏琛装模做样的端起茶盖碗,一边吹凉一边透着雾气小心观察叶修的脸色,与这老家伙数不清多少年的交情,没事从来不找他,只要来了一定是糟心事,而且大部分时候是魏琛糟心……

叶修装作看不见魏琛茶碗后那暗中观察的眼神,“这是黄少天,他还是个蛋的时候你抱过他,可还记得?”

“噗……”魏琛一口茶喷出来。

怎么会不记得……当年老凤凰喜得贵子,魏琛叶修也应邀上凤凰山,席间魏琛多喝了两杯,抱着彼时还是颗蛋的黄少天不撒手,一不小心就掉到地上咕噜噜得滚出去得有十丈远,别说中间还包括台阶。登时老凤凰就要背过气去,魏琛也吓得脸色惨白,万幸黄少天福大命大,当时竟然一点事都没有,魏琛心中很是惴惴,随口扯了套说辞就早早离席。老凤凰颤巍巍的抱着刚捡回来的蛋,一边说着“下次再来啊”一边招呼人把魏琛送下山。

“这个记得,当然记得!都长这么大了啊,哈哈哈哈……”魏琛一边干笑一边打量着黄少天,莫不是来寻仇的……

黄少天看着两人之间似有电光火石,好像有什么要命的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咳咳咳咳咳……”黄少天又咳了起来,叶修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顺手搭了下脉,果然寒毒之势加剧,已侵入肺经。

“老夫看看。”魏琛见黄少天重咳不止,叶修面色凝重,心想莫不是这凤凰已有风寒之症,命在旦夕,急忙放下茶碗接过黄少天的脉。

黄少天脉象却有寒毒,但魏琛细细诊了许久,也不觉严重到让叶修露出这种神色的地步……难道是叶修技高一筹,诊出更严重的问题?如此想着便几番变换手法,细细诊查脉象中更微小的差别。

“你摸够了没有啊?”这边倒是叶修不耐烦,一下拍掉了魏琛的手,“老了老了医术也退步,一个寒毒你要诊到几时?”

“嘿我这暴脾气!”魏琛揉着被拍红的手,合着这个心思狡诈的老混蛋是故意摆出这个表情骗自己出丑!

“咳咳……”而这边黄少天的脸色却开始不对,似有数根灰白色的线汇于印堂,咳声也几近压抑,仿佛有鱼骨梗在咽喉。

“老魏,再不把压箱底的九转金丹掏出来,这小凤凰可要交代在你这里。”

所谓九转金丹,是要多少天时地利才能成就,魏琛炼丹上千年,也不过寥寥数颗,上可聚神元,下可镇百妖。如今凤凰王有难,出手相救也不是不可,只是这金丹用在解寒毒上大才小用,魏琛实在是有些心疼。

“这寒毒虽险,解法却千万,你莫要坑老夫的金丹。”魏琛下意识就捂住腰间的葫芦。

“解法千万,我当然要找最好的。”叶修忙着帮黄少天顺气,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而且当年你干出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焉知不是那次事故的后遗症。”

厚颜无耻……是个人都知道黄少天是怎么散尽炎气的……

可叶修就是摆明了要在魏琛这里要金丹,外头纵有人跪着要给黄少天解毒,他也是两脚踢开理都不理。

魏琛也不傻,叶修如此耍无赖,给黄少天解毒事小,助他凝魂才是事大。

黄少天这些天在叶修的调理下,已渐渐汇集起的阳炎之气,却突然被寒毒冲散,寻常方式纵然可以去寒毒,却无凝魂之效,这好不容易积攒的炎魂又要散个三四成。

 

“好不容易养得毛茸茸的正是手感好的时候,这随便拔掉寒毒,岂不是一个喷嚏又抖搂没了。”叶修丝毫不掩饰自己心里那些弯弯绕绕。

“呸!我堂堂凤凰王长毛难道是为了让你摸的!噗!”黄少天好不容易顺口气,只噗出一口青烟。

“真是傻的冒烟。”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是个人才啊……魏琛看着身中寒毒,毛发稀疏的黄少天仍在奋力抗争叶修,这如果能够早日康复,岂不是牵制叶修的一把好手?

“这金丹老夫给了!”魏琛当机立断,叶修的敌人就是自己的亲兄弟!

 

这什么套路?黄少天眨着凤眼一脸茫然,九转金丹的珍贵他当然知道,魏琛突然这么大方他却一下想不通。

难道是刚刚自己英姿飒爽的气质帅到了他?

“小没良心的。”一边的叶修从桌子下面钻出来,“活该掉毛。”

“噗!”


评论(118)
热度(1494)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