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中-已经忘了是几了)

写在前面的话

1、听说有人说我更新就写叶黄  @一块西饼 

2、然后,真的很久没写了,手生得很,大家不要嫌弃,是赶出来的,没有给亲友看过,错别字也没有检查。。。欢迎大家捉虫!


前文链接: 中(1) 中(2) 中(2 plus) 中(3)


月黑风高夜,叶修怀里揣着伏羲盘,一个人偷偷摸摸上了山,清明一过,初夏在即,玉子峰却愈发冷了,石间的嫩草新花竟结起一层薄霜,空气中弥漫着新雪气息。

“嘶……”叶修本为上仙,在三更天的森森寒意中也不自觉地裹紧了披风。

或许是这些天跟家中那个时不时喷俩火球的秃子呆的久了,习惯了阳炎之气带来的温暖,竟开始娇贵畏寒起来。

而此时“秃子”正偎在床脚打了个喷嚏,眼睛都没睁,凭着感觉一个骨碌滚进了被子里。

“唉,孽缘孽缘啊。”叶修笑着摇摇头,继续往山上走去。

自从捡了黄少天回来,不对劲的地方越来越多,天庭裂缝、玉子峰不正常的天气、苍松枯败,这一切不可能是巧合,一定跟黄少天此前藏匿的地方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消一刻,叶修便到了捡到黄少天的雪洞处,果然不出所料,上次来这儿时,积雪已有融化消退之象,此次一见,旧雪新雪混在一团居然湮没了大半个洞口。虽然一方面是因为凤凰离去此处失去了炎气润泽,但积雪之中包裹着金器的锐利气息,却无法让人忽视。

叶修怀中的伏羲盘已明若星辰,加上雪地本就明亮,一时竟如白昼一般。叶修后退几步,将伏羲盘放在地上,盖上一层薄雪,右手食指一勾,一株藤蔓蜿蜿蜒蜒从袖口长出,顺着风一路爬进黑暗的雪洞之中。

藤蔓越长越粗渐渐脱离叶修的手掌,在地上扎了根,无数细小的枝桠从地上冒出,与原本的藤身抱在一处。

“叮。”

山中风声呖呖,这一声微弱的碰撞声细不可闻,叶修耳根微动,在瞬间连退数十步,左手成掌,方才的枝桠须臾间汇聚盘绕成一面树墙挡在叶修面前。

“轰!!!!”

几乎同时,一股猛烈尖锐的利金之气汇聚成一支箭,以迅雷之势从雪洞射出,将一人粗的藤蔓从中间穿裂,向着叶修呼啸而来,钉入树墙树寸方堪堪停下,如同琉璃坠地一般粉碎,消失无踪。

此树墙乃叶修防身之术,天上地下能破的仙魔寥寥无几,精妙之处在于通着叶修七经八脉,虽为草木却随心而动。叶修曾以此术挡过千军万马,而方才那一箭差一毫便将树墙射穿,利金之气至纯至坚,可见一斑。

叶修并无暇感叹,就地一滚,躲过接踵而来的第二箭,这第二箭与方才那一箭相比,力量速度都差了许多,却是刁钻犀利,透着必杀的狠决。

没想到那震慑天地让叶修都为之咋舌的那一箭是掩护,若不是留了个心眼,一般人躲过那绝无可能躲过的一箭必定放松警惕……

叶修此时才忍不住感叹,不论雪洞中潜伏的是谁,战力智力都与自己在伯仲之间。

感叹归感叹,叶修脚下一步都未闲着,数以万计的金色细箭如同细雨,淅淅沥沥地从雪洞之中洒出,不似第一箭的剧烈威慑,不似第二箭的杀意决绝,这一波箭雨看似柔弱无助漏洞百出,敏如叶修竟也不能全部躲过。

这箭刺到叶修身上只留下细微伤口,但此为利金之伤,虽不会一箭致命,却让叶修血流不止,箭雨消散叶修的衣服也被艳丽的血色染了大半。

 

“此番狼狈,竟让叶某人想起阁下手残之前的光景。”叶修并不理会身上的伤口,而是继续变换着自己的位置,曲折地靠近洞口。

“哦,我忘记了,分离出去的星魂是没有记忆的。”叶修距洞口仅有一步之遥,手中的葫芦塞子已经旋开。

话音未落,一道金光便从雪洞一闪而出,叶修的葫芦像是感应到什么,瞬间膨胀数倍,天地间仿佛一阵龙卷风势将一切吸入葫芦之中,残雪断枝碎石自不在话下,就连百年之木,竟也有连根拔起的趋势。在这龙卷风中,那道金光总算停住,似是人影却飘忽不定,与葫芦对抗了许久,终于还是被收入其中。

叶修却连塞子都来不及盖,脱手就将葫芦飞了出去,果不其然,那金光被吸入葫芦的一瞬便像四面八方散出锐利的箭气,叶修这随身的葫芦不似镇压叛军的九转葫芦,还是受到五行克制,在空中炸开,这要是拿在手中叶修半个身子都要没了。

金光却没有半刻停滞,将自身化成一支箭带着风朝着叶修射来,叶修早已施展树墙,心中却是打鼓,方才那一箭都是勉强挡住,这真身化成的一箭想必是要给自己点苦头。

 

“噗!!!!!”

方才的伏羲盘只是明若星辰,而伴随着这熟悉的声音,叶修仿佛看到灼灼夏日。

“救驾来迟,明天的酱肘子没收了。”叶修收了树墙,那金光受到黄少天结结实实的一击跪伏在地,伏羲盘光芒闪耀,将其困在锁星阵中央。

“疯了吧你!还不跪下叩谢本王的救命之恩!”黄少天夜晚被冲撞的五行之气惊醒,没有片刻犹豫扯了芭蕉叶子就往山顶赶,赶到时正看到一支利箭如同澎湃的巨浪,似要将叶修这片小舟卷入苍茫大海之中。

想都没想,阳炎火就奔袭而出。

“吓死我了!混蛋!大半夜的出来找死!这家伙什么玩意儿啊?”黄少天从空中落下,中衣单薄连鞋都没穿,赤脚踩在雪水一边骂一边朝叶修跑来。

“穿成这样就出来?耍流氓呢?”叶修看黄少天衣衫不整的样子有些好笑,方才不论黄少天是否能来,那金光必将被早已布下的阵法锁住,叶修以自身为饵,已做好不能全身而退的准备,却不想黄少天这么快就赶来。

果然会飞就是不一样啊……

“说我耍流氓,你看你一身血衣,怎么着变鬼吓唬小孩儿吗?”黄少天不管叶修的揶揄,拎着叶修的袖子前前后后检查一下,发现没有大碍,一捧暖心炎化解了他身上的利金之伤,“想死死远点,别耽误我睡觉!”

“呵呵,你平时睡得跟死猪似的,谁知道今天怎么就醒了。”

 

“叶神,许久不见。”

就在黄少天想把叶修从天灵盖喷到脚后跟时,一个温润的声音从二人身后响起,化解一场惨剧。

“太白,拴好你的星魂。”叶修回头,来者正是太白星君喻文州,“这医药费你得给报了。”

喻文州苦笑,走到锁星阵边缘,“叶神还请消消气,自上次那场叛军之战失了此魂,我也是头一遭再见它。”

黄少天对此事也有耳闻,想当年太白金星为天上的一品星君,别说寻常仙人,玉帝王母也要给三分面子,才智双全,平时个性温和安定,却会突然不受控制暴戾异常,民间也将太白奉为妖星,星光骤亮之时便人心惶惶。而后仙界之战,太白星君为了护天庭周全,将星魂分散,有一片在战中遗失,即使在平定叛乱之后也毫无踪迹。

“你失了这星魂之后战力可是大不如前。”叶修说着将锁星阵收起,星魂见太白本尊安分顺从不少,跪在原地毫无方才的戾气。

“情绪却稳定平和了许多。”喻文州走到星魂旁边,没有选择融合,而是将其化作一颗微小星辰点在太白星身边,若即若离。以往有这片星魂的时候,虽然战力惊人,但就连喻文州自己有时都无法控制它,虽强却不可控,乃是大忌,不如舍去。

“也好,你当个手残我也安心。”叶修心里自然明白喻文州这么做的原因,但还是忍不住挤兑他,本来利金就克草木,太白星君仅有智就是个难缠的角色,再要有战力,真是想干个坏事都要担心有人牵制。

“也就你这么叫我。”喻文州如何看不出叶修的算盘,只是权衡利弊,已经做出最好的决定,“没想到凤凰王也在这里。”

“他跟你的星魂落在一处,”叶修在黄少天脚下布了莲叶,好让他远离污水浸染,“如果不是阳炎气息克制了星魂之力,我们应该早就发现星魂所在了。”

“不可惜吗?你这星魂这么厉害,打得叶修这个老贼满地找牙!”黄少天抬头望着太白星边那暗淡的星辰,“你不要给我啊!”

“哈哈,你自有克制他的法子,”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其中饱含深意,“况且,人无完人,总要有缺憾才有趣。”

“我就什么都不缺啊,要战力有战力,要智力有智力,才情相貌无一不足。”叶修摸摸下巴,真是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缺的,虽然穷点,但钱还不好搞吗,撩撩张佳乐就行了。

“叶神自然是不同的。”喻文州并不反驳,笑着告辞,“择日再来拜访。”

“你分明缺脸。”黄少天白了一眼叶修。

“黄少天。”叶修怀中掏了个葫芦,压着黄少天的话音把他收了进去。

“还有缺德!!!!这么对救命恩人!!!!天打雷劈!!!!”

“闭嘴,再说话冻死你。”叶修摇摇葫芦,感觉到里面的某人被晃得东倒西歪,满意地打道回府。

“放我出来决一雌雄!啊噗噗噗噗!!!”安分服软就不是黄少天了。

“后天的酱肘子也没收。”言听计从更不是叶修。


评论(86)
热度(1241)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