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中3-一本正经)

写在前面的话

《我若离去》弯弯拖回大陆的预售10min就切了,非常感谢大家支持!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虽然只有42本……

这42本是有贴纸的,先预售了,剩下应该还有一些存货,但是由于湾家的代理君Gei太太正在休假,还没有清点好到底有多少,而且剩下的部分没有贴纸了,怎么个售卖法还在斟酌,请还想要的姑娘关注LOFT~


总之感谢大家的厚爱,下面放本次的更新~

p.s.可能会有很多错别字什么的……大家就当玩找茬游戏好了(懒到一定境界)

------------------------------------

前文链接: 中(1) 中(2) 中(2 plus)


叶修带着黄少天到家时已是夜幕低垂,张佳乐一个人早就爬上了叶修的床。

“诶诶诶,”叶修一边把黄少天倒出来,一边戳戳正闭目养神的张佳乐,一边躲过还在地上打滚的黄少天甩出来的火球,一边接住眼睛都没睁的张佳乐飞过来的元宝,“你俩这是在考验我的战斗素质么?”

“考个鸡毛!”黄少天从地上爬起来,幸亏在叶修屋里地干净,要不好好的衣服又被糟蹋了。要说从认识开始,自己也算是叶修葫芦里的常客,被这么毫无征兆地从葫芦里甩出来少说也有七八回了,每回叶修都是倒出新水平甩出新高度,再怎么做准备都避免不了脸着地的命运。

这个男人不简单,黄少天不止一次暗搓搓地想,要是什么时候能真刀真枪地比一次自己可能会赢得很艰辛。

不过很久以后的某一天黄少天回忆起自己曾经有这么天真烂漫的想法时,默默地闷了一口老血在胸中。

“一回来就叽叽呱呱地没个消停。”张佳乐一脸忿忿地从床上做起来,体内颠覆的五行,乱窜的真气逼得他脸色煞白,但还是用仅有的力气飞了叶修一个白眼。

叶修一听噗嗤笑出声,拍拍正在拍打衣服上浮灰的黄少天,“快说两句衬托一下我安静优雅的气质。”

“要我衬托你也得有好嘛!”黄少天忍住把火球按在叶修脸上的冲动,从怀里把方才山顶上刨出来的土摔在叶修身上。

“别糟蹋东西啊。”叶修接过纸包,顺手搭上张佳乐的脉,情况比方才更严重了,照这个速度拖下去,不用玉帝下旨,天庭上仙文财神就要下凡体察民情了。

“把你身上的金子交出来。”叶修将张佳乐的袖子翻好,手一摊,脸上的表情还是不着调。

“拿去。”张佳乐连白眼都懒得翻,从玉带扣中抠出一枚金舍利拍在叶修手上,这是财神爷身上最宝贝的金器,至坚至贵,若不是张佳乐清楚这遭是个劫,断不会轻易拿出。

叶修看到金舍利,心中已有了万全把握,再看看靠在床上呼吸渐乱的张佳乐,转过头跟黄少天说,“要不留他在这自生自灭,我七你三咱们远走高飞吧。”

“五五。”黄少天剑眉入鬓,眉峰微挑时最是英气逼人。

“年轻人不要得寸进尺。”叶修作势就要掏出葫芦杀人灭口。

“看在衣服的份上你六我四不能再少了!”关键时刻黄少天还是很识时务的。

张佳乐看着面前讨价还价的两人,但凡有半分力气也要一人赏一座金山压顶。

 

叶修将后土和金舍利塞到早已备好的葫芦中,又到后院灌满了清泉水,将塞子用力塞紧以后往黄少天脸上一杵。

“剩下就看你了。”说罢,叶修袖子一甩手一背,摇头晃脑地就准备找地方歇息去了。

“看看看看什么看啊!”黄少天想着张佳乐还在床上,随时撒手人寰的架势,叶修却吊儿郎当地当起甩手掌柜的,现在自己握着上仙的命根子,这可如何是好!

诶?要不拿着东西走吧,天涯海角流浪去……

不行!怎么能跟那个臭不要脸的心脏学!

“怎么着?这点小事都不懂?”叶修看黄少天脸上正排着折子戏,攥着葫芦的凤爪子直哆嗦,“张佳乐可是出了名的记仇,这回要是折在你手上,你生生世世就别想发财了。”

“靠靠靠!别整这些有的没的了!到底咋弄!”黄少天按下心中把葫芦捅叶修嘴里的欲望,面目狰狞,咬牙切齿。

“凡灵丹妙药总要经过千锤百炼,去除糟粕浓缩精华,少说也得在净火之中炼制个九九八十一天,固本元,集炎气,但张佳乐断是等不得这些时候,只有将百日之火集于一瞬……”

“说!人!话!”

“喷个大火球把葫芦烧成丹。”

“多大算大……”

“怎么着也得让我觉得害怕吧。”

“明白了,跟你脸一样大就行了。”

 

即使是叶修,也鲜少见到如此壮丽纯粹的阳炎之气,如同灭世焚天的燎原火被汇集在一掌之中,净到极致,芯处竟透出一分幽蓝,似有森森寒意。

黄少天却对这掌中火焰无比熟悉,这是凤凰族的王才能释放出的力量,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神仙魔妖可召。

许久没有这样毫无顾忌的昭显自己王的身份了,自从流落在外,元气受损是一个原因,更多的是心里似乎有个过不去的槛。当年自己再怎样英勇果决,燃尽了凤鸣山下咄咄的叛军,终究是弃凤凰一族不顾,拖着残躯落荒而逃,世人皆叹自己大义无畏,却只有自己清楚当时在生死边缘的退缩恐惧。这样的自己,如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再回凤鸣山,再燃凤凰火?

如今为了救人,黄少天终于有理由聚起这团火,透过跃动的炎光,黄少天隐约看到叶修嘴角有三分安抚的笑容。

“怎么样?怕了吧?”黄少天心里突然敞亮起来,开始有几分得意。

“恩,厉害,”叶修点点头,然后掏出烟袋锅子在桌子上磕了磕,“来借个火。”

“借你姥姥!”黄少天一口气没顺过来,但还算有理智,一掌把火球按在葫芦上,就是一瞬,那集金木水土的葫芦就化为一枚灰白丹药,隐有暗潮流转。

“小气劲儿。”叶修拾起丹药在衣襟上蹭了蹭,又对着月光瞧了瞧,转身往卧房走。

“诶,老叶。”黄少天心中有个猜测,叶修玲珑心窍有八孔,让自己炼丹是其一,莫非早就看出自己有心结,才顺水推舟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叶修回头看黄少天抿着嘴,有什么话在喉咙里滚了三四圈也没吐露出来,心中自是明白他在纠结什么,“喷了个火球就把你虚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滚滚滚!”黄少天顿时没了兴致,挥挥袖子,“本王要就寝了速速退下!”

“啧啧……”叶修一步三晃脑的离开后院,“一只秃毛的凤凰罢了还摆起主子的款了,树上挂一夜还好意思说就寝?”

“噗!!!!”

 

话说张佳乐吃了那丹药,经络间的五行气劲顺畅了不少,又在玉子峰将息了四五日,身体好透了才起身告辞。

“住宿费。”叶修靠在门柱上笑得人畜无害。

张佳乐脸上一黑,深知叶修这架势不从自己身上刮下一层油来绝不会善罢甘休,而且此遭确实是收了这不要脸的恩惠,虽不情愿却还是掏出个元宝拍叶修手上。

“咱财神爷的命就值这点钱?”叶修掂掂元宝的分量,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再拍一个。

“为了给你养好身子,我这几天可没亏待你,锦衣玉食比我过年还丰盛呢。”

“……”再拍一个。

“不知道这财神一脚踩空从天上掉下来有多少人信呢?”

“……”再拍一个。

“唉……”

“差不多得了我警告你!”

“不是为我,我是心疼我家那凤凰,好不容易冒出两根毛茬子,这一使劲,都掉了。”

“……”张佳乐正准备再拍一个,只觉身后腾腾杀气,下意识一个猫腰,澎湃的火球冲着叶修扑面而来。

“谁毛茬子掉了!呸!谁的是毛茬子!噗!”

张佳乐趁乱溜走,叶修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指着黄少天说道,“败家玩意儿。”

 

张佳乐一走叶修就开始折腾起来,什么五行八卦占星盘全从炼丹房积灰的旮旯了里掏了出来。

“你这是要重操旧业坑蒙拐骗?”黄少天翻腾着这些家伙,想象着叶修嘴下面点个媒婆痣化身江湖算命的样子到人间市井处装神弄鬼的样子。

别说还挺像那么回事。

“想什么呢。”叶修把黄少天翻乱的东西摆摆好,“这天庭裂缝的事情可大可小,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还是小心些为妙。”

黄少天几乎没见过叶修正经的样子,听他口气严肃正经,便不再开玩笑。

“况且,出去算命能挣几个钱?”叶修伸个懒腰,“我说你别杵在那愣着啊,给我捶捶腰,这许久不蹲着了,还真遭不住。”

“我发现我真看不透你了。”黄少天暗地里搓了个小火球握在手心里。

“又被我帅到了?”叶修全身心在摆弄那些个罗盘上,突然后背一股灼热的炎气顺着脊梁骨一直激到尾巴根,“嗷!搞偷袭?”

“你不是腰疼么,”黄少天拍拍手心满意足的站起来,“可惜你那腰粗得找不准,只好来个全身的,不用谢我,晚上多加个猪肘子就行。”

说罢,黄少天学着叶修得意的样子,背着手一步三晃地走出丹房。

叶修感到那股灼热的炎气正慢慢化掉骨缝里的酸胀,除了第一下有些刺激,现在是说不出的舒畅。

这是正凤凰族舒经疗伤的暖心炎。

“多学学我威武霸气的一面啊,偏学着别别扭扭对人好的样子。”叶修摇摇头,继续摆弄起来,此时若有面铜镜,叶修要被镜中的笑意晃瞎了眼。




评论(27)
热度(1167)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