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昨日如歌(一发end)

感觉距离上次更新已经很久了。

就当是给 @阿卡尼西   @叶叶叶叶 的生贺,欠了许久真是对不住了……

还有一件事,关于《我若离去》,最近有听说有人还想要来垫桌脚,WW地区还有几十本余本,如果要的人多就拉些回来。但是由于是在湾湾地区加印的所以成本有些高,可能会加一点价钱……作为补偿,如果觉得拉回来会附送叶黄贴纸(之前只有预售前50才有)

总之想要的筒子请在下面留言,人少就……算了。再次感谢大家的厚爱~

 

以下正文,谨以此文献给那些生离死别的BE,请被BE伤害的大家不要大意地把此文当做HE的番外吧!

 注:私设如山,比如叶修是路痴,完全出于我的个人爱好,还请大家注意! 

 

黄少天去世的时候正值盛夏,跟他出生时的天气差不多,一开始不过是简单的中暑,但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就这么一直睡了下去。

 

等到再睁看眼,黄少天发现自己变回20岁的模样,四周古木参天,细碎的阳光经过层层树叶的过滤明亮却不刺目。风中隐隐有压抑的哭音,听着像是苏沐橙。

印象中,黄少天只见过苏沐橙哭了两次,一次是她结婚前一天晚上,她穿着婚纱抱着她哥哥的照片在叶修怀中哭了许久,叶修当时笑她傻,说,再远的地方只要想见有什么难的,差钱跟哥说,就算咱坐不起飞机还骑不起自行车吗?苏沐橙破涕为笑,从黄少天手里扯了两张纸巾擤鼻涕,然后第二天跟着新郎去了离H市很远的另一个城市,次年,离开中国移民加拿大。

“这下骑自行车是没戏了,”叶修拿着苏沐橙寄过来的明信片,上面是她宝宝百日时的照片,“这位先生有没有兴趣跟我飞去大洋彼岸看孩子?”

“神经啊,苏妹子不是说下个月回国么?”黄少天那时正忙着做电竞解说,一场接一场,连着半个月没好好休息,与之相比,兴欣的战术指导这段时间倒是清闲许多。

“那这位先生有没有兴趣跟我飞去大洋彼岸领个证?”

这个黄少天可是相当有兴趣!

 

黄少天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伸出右手看着无名指上深刻的戒痕,结婚戒指自从叶修去世后就没再戴过,与叶修的一起放在丝绒盒子里,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看。

想到去世的叶修,黄少天想起苏沐橙第二次哭的样子,那时她刚刚做祖母,连夜从加拿大奔波回国,还未进门已经泣不成声,伏在叶修的灵相前几乎要昏厥过去,还是自己过去扶住她的肩才渐渐止住。

只是当她一回头看到自己的脸,红肿的眼睛里又一下溢满了泪水。

“别哭啊。”黄少天原本没怎么掉眼泪,看着苏沐橙一下也哽住了喉。

叶修病了许久,他和自己都清楚的知道这病是治不好的,但都决口不提这事,该吃药吃药,该手术手术,偶尔精神好的时候,出去晒下太阳,听听人声,回家看几盘电竞的录像,还像年轻时候一样互相挤兑。黄少天一开始心里很害怕叶修突然走了,慢慢就觉得其实这就是人生,或早或晚总有分离的时候,而且叶修看起来不错,不像那些久病的人有一种驱不散的萎靡孱弱,说不定可以坚持很久,坚持到自己能承受的时候再走。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半夜起来,看见叶修在厕所小心地将大把大把的头发收起来,藏到烟盒里再扔到垃圾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永远承受不住叶修的离开。

在叶修去世的时候黄少天几乎没有哭过,只是胸口一直闷得难受,身边的朋友都很担心,以为是伤心过度憋出了病,其实自己心里明白,不过是因为自己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在心里排练过无数次,终于在真正开始的时候能让他安心离世。

而且冥冥之中,黄少天总觉得叶修会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

 

这不,自己现在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黄少天看看周围的样子,是一片广袤林地,叶修会在哪里呢?要是像荣耀一样可以丢个组队邀请过去就好了。

这么想着,黄少天爬上了身边最高的树,变成灵魂以后身体几乎没有重量,三两下就到了树冠,现在的位置在林地的西北处,北方是海,其他三面环山。

印象中叶修是喜欢海的,有一年国家队集训是在海边,训练的间隙大家会一起到海边打打排球游游泳,做点男人的运动。

叶修当时泡在海里,说什么水战水平比哥次的都去沙子上晒着,别来水里丢人现眼,然后就被按在水里呛了个半死。

“没把你裤衩扒了就算对得起你!”黄少天身为从小在海边长大的浪里白条,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一边,看着叶修在海里挣扎。

然后沙滩裤就被扒了……

“叶修!这还有妹子呢!”黄少天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吸饱了海水的裤子往上拽。

“慌什么,知道你里面穿着内裤,哟,还是蓝雨限量款。”

“哟你大爷!”

 

那么就先去海边吧!黄少天方向感不错,在树上观察了一下方位,就能凭着大致印象找准方向。这一点和叶修不同,叶修不爱出门,根据黄少天的分析,不爱出门的主要原因是叶修一出门就找不到北,除了经常出没的地方叶修几乎是一睁眼就转向。

关于叶修这个缺陷,黄少天也是在跟叶修住一起以后才发觉,毕竟叶神,在荣耀联赛长达六年的时间里巧妙地躲过了一切暴露面部机会,让数以万计的记者粉丝无从围堵,这种拥有超出三维,直奔四维空间躲避能力的人,怎么可能是个路痴!

后来,黄少天才想通,正因为叶修是个路痴,才会出现在常人不常在的地方……

 

走着走着,黄少天感到不对劲,原本应该越来越靠近林地边缘,雾气却莫名重了起来,自己已经爬到树上看了四五次,方向没错,并且已经能闻到空气中海水的咸味。

这是见鬼了……

不对,自己本来就是鬼……

或许在鬼的世界里,雾就是在林地边缘聚集的?

 

“沙沙……”

“什么人!”黄少天被突然出现的摩擦声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是只灰色的兔子,瞪着乌黑的眼睛在自己面前刨着土,越刨越急,一直刨着爪子都渗出了血。

“你在找什么啊?”黄少天摸了摸兔子的长耳朵,一边撅了根树枝一起挖。

起先兔子警觉地往后退了几步,看着眼前帮忙挖坑的人似乎没有恶意,才抽着小鼻子一边嗅着一边凑了过来,象征性地刨了几下,然后就变成了指挥黄少天一路挖了半米深。

好不容易兔子露出满意的样子,黄少天把撅断的树枝丢到一边,用手把土里的一个破核桃抠了出来。

“为了一个核桃你至于么……”黄少天虽然十分嫌弃,还是把核桃塞给兔子,然后拍拍手准备继续赶路。

谁知突然一阵狂风,卷着落叶枯枝一股脑地扇在黄少天脸上,浓重的雾气如同海浪往一处汇集,最终与风混在一起,像巨大的漩涡汇聚到那只兔子身上。

而在浑浊的漩涡之中,黄少天能看到一个阴影在不停扩大!

“不勒个是吧!”

黄少天下意识朝着北方狂奔,自己好歹在天朝生活了几十年,怎么忘记了“不要随便扶老奶奶过马路”的道理!

 

黄少天30岁生日那天,开车赶回家,快到小区门口看到路边倒了个老太太,当时也没多想赶紧下车把人扶起来,这一扶扶了好几万医药费出去。当时叶修接到熟人打的电话,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正碰上老太太的“儿子”“媳妇”以及一众“亲戚”把黄少天团团围住,纵使他在联盟是出了名的话唠嘴炮王,在完全听不懂的方言围攻下还是显得那么笨口拙舌。

叶修正要上去把黄少天拽出来,被一边认识的小护士拉了衣角。

“这帮人局里有人的,别招惹。”

叶修皱了皱眉,看着被堵在角落的黄少天,他现在急于解释什么,额头上出了细细的汗,眉头浮现浅浅的皱纹,这是他仓皇失措的典型表情,这时他透过人缝看到人群外的叶修,突然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眉头瞬间舒展开。

“老叶老叶!”黄少天挥着手,这一挥不要紧,引得一众的“亲戚”立马甩了这个穿着休闲衬衫踩着运动板鞋的家伙,转头扑向刚从转会发布会出来西装革履的叶“总裁”。

叶修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的方针政策,掏出支票簿往台子上一拍,“开个价。”

“十万!”“儿子”一看金主来,随口就是六位数。

“给你个机会重说。”叶修顺手从黄少天手里拿过了手机,摆明了架势要叫人。

“……五万……”

“成交。”

“叶修你傻啊!凭什么给他们钱!”黄少天不差钱,但就是不想助长这股坏风气!

“不是我给。”叶修扯了张支票往那帮人手里一塞,拉着黄少天转身就走,“下个月起工资上缴。”

“雾草……”黄少天登时就要甩开叶修的手扑回去把支票抢回来。

“五万块钱买个清净,这买卖值。”叶修手上一使劲拉着黄少天继续走,“我花一辈子都换不来清净。”

“叶修,这时候还不忘挤兑我你还是人么……”

从那以后黄少天在外头遇见人求救第一反应就是报警,有时候有幸能看见求救者欢天喜地地在原地等警察叔叔来,黄少天就觉得总算帮对了人,一天心情都不错。

 

所谓风水轮流转,曾语重心长地教育黄少天同志出门长个心眼不要随便挥洒同情心有事记得找警察叔叔的叶修同志,一不小心也着了道。

时值盛夏,暴雨如注,黄少天奉命驱车来接,一到路口就看见躲在旧书报亭里的叶修正小心翼翼地把什么搂在怀里,乍一看还以为是买了条狗,等人凑近仔细一瞧才发现那大眼睛红脸蛋一张小嘴哭得发紫,分明是个娃!

“靠靠靠靠靠!老叶你喜当爹?”这一连串的语气词把小家伙吓得忘记了哭,瘪着嘴看着面容扭曲的黄少天,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在商场陪沐橙买土产,有个姑娘说有急事让我抱一下。”叶修重重叹了口气,把包着娃的小被子又裹了裹紧,这孩子也是可怜,没病没灾的就被亲妈随便塞给了一个陌生人。

“……恭喜……”黄少天寻思了许久,蹦出的俩字让叶修分分钟想把尿片按他脸上。

“怎么办?”叶修少有不知所措的时候,这仨字从他嘴里吐出来让黄少天觉得十分新鲜。

“说真的,要是没人要咱们想办法领养了?”黄少天歪脖子想了想,这娃看着讨喜,就这么好巧不巧地被塞给叶修,说迷信点就叫缘分。

“你会奶孩子?”

“我奶你姥姥!”

吵闹归吵闹,叶修还是想了点办法,动了点关系把这女娃挂在了自家父母的户口本下面,名义上是妹妹,实际上是由自己和黄少天两人带的 。

至于若干年后小姑娘长大懂事了,时常在填写档案时拿“我爸爸是我哥哥的配偶,这个‘与本人关系’我该怎么填?”来为难纯情班主任的故事,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此时黄少天还在玩了命地飞奔,那些旧事却如同不受控制的奔腾河水在脑子里肆意地翻滚。

“啧,难道是年轻时候BOSS推得太多现在死了他们来报复了?”

黄少天想着,脚下却不敢有丝毫停滞,身后的阴影裹着枯叶泥石已经越来越近,发出巨大的摩擦声。终于在飞沙蹭到衣角的瞬间,黄少天一个急转借力跃上身边斑驳的树干,挽住胳膊粗的藤蔓用力一荡竟越过漩涡的顶部将将落到风眼之中。

“诶诶诶诶诶????!!!”

黄少天落入风眼之前本以为其中会是面目狰狞的怪兽,手中早就准备好尖锐的断枝准备一进去先戳瞎他眼睛再说,可谁知身下的家伙竟是通体雪白,双目清亮微蓝,如同雨后晴空。

高高举起的树枝就这么僵在空中,迟迟无法落下。

 

巨兽发出温和低吼,轻轻抖了抖头部便一个腾空飞离了地面,将污浊的沙石远远甩在了身后。

“我靠……”

黄少天坐在巨兽背上,紧紧勾住它的脖子,这家伙看起来像一头白色的狮子,却没有狮子的威武强势,整个气质十分温和。

“母狮子?”黄少天嘴上嘀咕,五指成梳顺了顺巨兽耳边长而浓密的绒毛,引得后者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喂喂,怎么像只猫似的,白长这么大,你的尊严呢?”黄少天是很喜欢猫的,顿时忘记自己刚才被吓得抱头鼠窜的模样,整个人扑在巨兽身上。

 

耳边是裹着海水腥咸味道的风,黄少天直起身望了望,原来这海并没有自己看着那样近,而是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在更遥远的地方,巨兽飞了许久,才近了一点点。

这要是靠自己走,估计要走到绝望了。

“谢谢啦。”黄少天拍拍巨兽的脖子,看来做好事还是有好报的,比如自己帮了这只“小灰兔子”,比如叶修帮忙抱了那个娃。

 

想当初抱着小孩跟叶修见他爸妈商量领养的事情,黄少天心里是很没底的。叶修父母很保守,对于两人的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是莫大的让步,这又抱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来,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实在不好说。

可没想到两位老人对这个孩子是十分喜爱,尤其是叶修爸爸,亲得不得了,根据叶修的猜测,可能是因为叶爸爸一直喜欢女孩,结果膝下只有两个混小子,叶秋虽然结婚但也生的儿子,本以为有个孙女是没指望了,没想到叶修给抱回来一个,能不亲嘛!

至于是有多亲,黄少天也形容不好,只是叶爸爸抱着这女孩两三个小时没撒手,然后掏出自己签文件时用的笔,在本子上方方正正地写下三个字,算是赐名,当时亲孙子都没这待遇。

 

“叶红旗”

 

叶秋在旁边原本十分吃醋,一看这仨字笑开了花。

“请笑纳,哈哈哈哈!”

“这名字太高贵,这娃命苦怕镇不住。”

 

叶修在抗争了许多年后,终于在孩子上幼儿园前背着叶爸爸偷偷给上了户口,名字是苏沐橙取的,叫“叶欣雨”,叶爸爸本来气得不行,但被一声奶声奶气的“爷爷”整得五迷三道,也就不做追究了。

托小雨的福,黄少天在跟叶修父母不冷不热好几年以后,终于能有些话聊。

“小雨也不爱跟爷爷多说些话,多学学你二爸,嘴皮子就停不下来。”

只是这个“二爸”是什么鬼!还有叶修!劳资终于知道你一条毒舌是师承何处了!

 

黄少天趴在巨兽的背上,脑中绚烂的画面拼凑成了一首歌,从18岁的青葱年少唱到临终前的白发苍苍。

不知道叶修死了以后,是不是像自己一样回到20出头的年纪,细心回忆整整一生的点点滴滴。

叶修叶修。

刚知道他的时候他是一叶之秋,网游里叱咤风云的战斗法师,身边有个同样出神入化的神枪手,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黄少天那时还是学生,中二病的气质,谁也不服,单枪匹马地抢BOSS,特烦那俩货,但又特别佩服,有事没事就制造野外的邂逅,来一场你死我活的约会。

可惜双拳难敌四手,几乎没赢过,就有那么一次,在野外遇上落单的一叶之秋,像是在傻乎乎的挂机,一汪湖水蓝的刺眼,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偷袭爆发一气呵成,一套连招把这家伙打的亲妈都不认识,然后立马回城深藏功与名。

怎一个爽字了得。

很久以后,跟叶修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战斗法师身边的那个神枪手,再也不会上线了。

“你没事吧,要不来PK?”黄少天头一回遇上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有试着转移一下话题。

“行吧,正好报当年你趁人之危的一箭之仇。”叶修说着,操作着一叶之秋举起了战矛。

“你这么小心眼你媳妇儿造嘛!”黄少天顺口回了一嘴当年网上正流行的句子。

“你造不造自己不清楚么?”

然后就被莫名其妙告了白。

然后就莫名其妙过了一辈子。

 

陈果曾经说过两人都是典型的闷骚型宅男,不管心里多喜欢,也要变着法的表现得不在意,仿佛谁先谈感情谁就输了,像一场旷日持久的PK,谁说得爱多谁掉血快。

“懂什么,这叫闺房之乐。”魏琛叼着烟笑得老不正经。

“谁喜欢这心脏!我这是为社会做贡献防止他去祸害别人!”黄少天操作着小剑客疯狂蚕食着BOSS的血线。

“呵呵,口嫌体正直。”叶修则是一个强仇挑衅,重新把BOSS拉回兴欣这边。

后来有一回,荣耀开新地图,怪石嶙峋,官方发消息说是第一名到达地图最高点的玩家有终身成就。引得新地图上人头攒动,彼时叶修黄少天已经双双退役,随便拿了两张账号卡也去凑个热闹,黄少天运气好,抽的是个剑客,叶修相对惨点,抽了个召唤师。

找山头的过程倒不是很曲折,毕竟是荣耀十几年的老玩家,随便转转镜头,能推算个大概方向,比起那些随便找个山,吭哧吭哧爬完发现隔壁更高的玩家老说效率不知提高了多少倍。两人同时相中一座山,一个从北面爬一个从南面爬,说好互不干扰以实力决胜负。

“诶?怎么没成就啊,有人来过了?”黄少天剑客用的溜,早早站在山尖尖上四处张望,这确实是最高的地方啊……

叶修此时也上了山,看看黄少天站的地方呵呵一笑,往后退了一小步。

“恭喜玩家完成成就——‘登高望远’!”

系统上金灿灿的打字刺瞎了黄少天的眼,回身一个劈刺逼得叶修操作着小召唤师连退了好几步。

“越发不讲理了啊,你没看见身后有个小突起怪我咯?”叶修笑着左右闪避,这黄少天刚才仗着自己用的是剑客,隔着山头对自己发文字泡,现在居然不幸惜败,真是可喜可贺。

“卑鄙!”黄少天可不管这些,明明是自己先上来的,策划这么蛇精病一定是跟叶修学的!

就这么推推搡搡,召唤师的小身板就被刚猛的剑客大大掀下山头,临了临了,叶修还是操作着召唤师拿法杖一勾,把站在山崖边上正顺气的黄少天拽了下来。

“叶修!自己去死好吗!”

“我不。”

 

两人双双摔下悬崖,混成一滩,系统大金字又刷地出来——

“恭喜玩家完成成就——‘生死相随’!”

一边的叶修握着黄少天的手趴在桌上笑得要撒手人寰。

 

天色已经渐渐转暗,黄少天直起身望着那片幽蓝的海,已经可以看到海岸线上翻涌的浪,再过不久就能到了。

可是叶修在那里吗?

叶修在海的地方,一直就是自己的猜测,现在真的要到了,如果他不在要怎么办呢?

 

黄少天已经有快十年的时间没有见到叶修了,这些年的时间,黄少天梦见过无数次在人海汹涌的地方一转身看见叶修在人群中,20多岁的模样,一成不变的表情,而自己从来没说过一句话,只是逆着人流努力向他的方向挤过去,可惜从来没有成功过。

现在,如果有幸找到他,自己要说什么呢?

好久不见。

混蛋叶修。

再来PK!

还是,我很想你。

黄少天的脑海中陷入前所未有的空白,手心出了细密的汗,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该死,竟然会有些紧张。

还不确定能见到他,竟然会有些紧张。

 

这么想着,巨兽已经缓缓落在沙滩上,空无一人。

黄少天叹口气,果然是自己想多了么?

 

“等你好久了,怎么才来啊。”身后突然想起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声音。

一回头,20多岁的模样,一成不变的表情。

“我靠,我身体健康活得久怪我咯!”

刚才想的台词全特么没用上!

 

不过还是有个意料之中的拥抱,虽然不像两人都活着的时候那样温暖。

 

“谢啦。”黄少天抚上巨兽白色的绒毛,“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找他呢?”

“你帮了它一次,它就帮你实现你生前最后一个愿望吧。”叶修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如果能再见到他就好了。”

 

THE END

 

评论(113)
热度(1339)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