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中2 plus)

前文链接: 中(1) 中(2)

我听说(?)有很多人说我坑王,我不服。

 

 

 

张佳乐这一下摔得毫无防备,财神嘛,除了四处撒钱聚财外也没有什么防身护体技能,冷不丁地从天上摔到地上,能自己爬起来已经算是不错了,现在正坐在凳子上直哼哼。

“我说你好歹一个上仙,什么金刚护体、九天罡气也不会?”叶修看着张佳乐摔得脸色煞白,从怀里掏出两颗丹药塞他嘴里。

“你知道什么?”张佳乐使劲咽了两下才把荔枝核般大小的药丸吞下去,“这裂缝之中阴阳颠覆五行混乱,寻常法术根本没用。”

“我又没漏下来过,自然没您知道的清楚。”叶修见张佳乐忍着疼还要手舞足蹈地在那比划,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顺手接过迎面飞过来的元宝,别说,这一击力道之强把叶修的虎口都镇裂了。

“杀千刀的,这次要不是我运气好,出门的时候吃了俩护体金丹,这回得直接摔进阴曹地府转世投胎!”张佳乐看着叶修一边吸着伤口的血,一边把元宝举起来对着阳光看成色就气不打一处来。

“从你嘴里说出运气俩字我真是心疼,”叶修甩甩手,把元宝揣在怀里,招呼一边趁着两人说话悄悄啃鸡爪的黄少天,“那边的吃货,财神爷赏钱,咱们出去快活快活。”

“谁跟你咱们……嗝。”黄少天说着把油手往身上蹭了蹭,起来跟着叶修就走。

“你就穿这个出去?”张佳乐看着黄少天一身烧焦的破烂衣服,上面还有倆油手印,忍不住提醒,“叶修你个死抠,把你那压箱底的衣服拿出来给人家穿穿行么?”

叶修转过头打量了一下,自从黄少天跟自己住下,就这么一身衣服,正红赤金,是凤凰一族的王袍,纵然支离破碎,也轻易换不得,所以叶修从来没提过,况且黄少天在叶修跟前从来是凤凰的样子,光着屁股秃着顶,照样扑打着芭蕉叶子四处乱飞,也用不着穿衣服。

黄少天自己也没想过这事儿,低头看看自己,又看看张佳乐和叶修,一个腰缠万贯的财神自不必说,一身金灿灿地晃得人连他膝盖上刚摔的俩大窟窿都看不见,一个虽然衣服简单朴素,却也是干干净净地挂在身上。

“是有点像叫花子。”黄少天扯着自己袖子撇撇嘴,以前做王的时候,王袍两天换件新的,自己也不注意,现在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衣服都有点黑的发亮。

叶修笑着牵过黄少天,“谁在财神爷面前不像叫花子,来我房里随便挑,我可大方呢!”

黄少天一脸怀疑地跟叶修进了屋,叶修屋里他不是没进过,在神仙里算穷的叮当响的那一类,能有什么好东西。

谁知叶修把装衣服箱子一开,还真都是好衣服,料子是天上都难觅的云端锦,做工更是细腻,似把天地日月的灵气都细细缝在其中,这样式更是大方利落,穿上一派仙风道骨。

“看看咱这气质一下就上来了!”黄少天穿的是件白色的,下摆袖口绣的是祥云纹,“老叶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品位!”

“惭愧惭愧,”叶修帮黄少天把腰间的青玉扣好,“承蒙那些小仙女的抬爱,一看我前些日子清瘦了,非要做新的送给我,拦都拦不住。”

“天真,你能瘦几天?”黄少天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啧啧的叹息,细细将换下的王袍叠好,往叶修怀里一塞,眉尾一挑,“给本王收好。”

“正好小厨房还缺块抹布。”

“你大爷啊!”黄少天扬手就要扇个火球乎叶修脸上,却被叶修双指点住掌心。

“稍安勿躁,小心衣服。”

 

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黄少天又吃又拿自然不情不愿地跟着叶修出了门,原本以为叶修是要到山下的村子里补充被自己一口气吃个底儿掉的猪蹄酱肘子,却没想到叶修大步一迈就往山上爬。

“你要干嘛去。”黄少天赶紧跑两步跟上,用脚爬山,他是完全不擅长,可现在这情况也不能变成凤凰跟着飞,这一人后面跟着只鸟飞还算寻常,跟着一只凤凰还是秃毛的可就稀了大奇了,绝对成为人间仙怪野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说道人间的仙闻录,可是在天庭大受欢迎,大家平时吃饱剔牙的时候没事干,就一边笑着说天下太平,一边围在一起讨论那些坊间流传的神话,什么门神更像二郎真君韩文清,什么嫦娥仙子楚云秀每到八月十五撒月饼是因为不爱吃,还有就是砍树的根本不叫吴刚叫李华,而且人家也不单单是砍树的,降妖除魔不在话下。如此种种,可多了去了,黄少天可不想让别人讨论他秃毛的黑历史。

“当然是做行善积德的好事。”叶修一边往上爬一边说,这里已经到了天界与人界交汇处,自然不能腾云驾雾,只有一步步往上爬,好在凡人志坚,竟在盘旋曲折的山间劈出一条小径。

“张佳乐?”听叶修这么一说,黄少天也想到了,张佳乐从天上摔下来,表面上看着能说能笑没什么事儿,可是经脉间的五行之气全乱了,别说回天庭,就连像个地上小仙一样汇云聚气也难。

“可不是,你有凤凰火,我有木葫芦,”叶修说着撅断挡在小径上的树枝,“他身上肯定有利金,我院里引了玉露清泉,还差后土一抔,我记得玉子峰顶有棵老树根儿下封了些,好歹能顶上用场。”

黄少天看叶修方才被震裂的虎口又汩汩地冒着血,紧走两步上前握住叶修的手,滚烫的炎气化解了利金之伤,“老叶你就是嘴贱,好好的关心不会说,非要惹对方跳脚你才消停。”

叶修抚平伤口,掏出怀里的元宝往黄少天眼前一晃,“看到这是什么没?”

“靠,别跟我说你就是为了这点金子!”黄少天一脸鄙视。

“什么叫这点金子,”叶修把元宝收好又继续往山上爬,“想当初武财神孙哲平还没下凡历练的时候,他跟张佳乐仗着五行克我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蹦跶,还不都被我收拾了,要说孙哲平那才是真财神,拿真金元宝砸我眼睛都不眨的,张佳乐就在他屁股后面天女散花一样地撒碎银,每打一回我就能在外头置套房产,最多的时候有七八套。”

“噗哈哈哈,”黄少天稍微一想那画面就笑得停不下来,“后来呢,你那些房呢?”

叶修停下脚步往山顶望望,叹了口气,“去年中秋夜宴,我多喝了两杯把玉帝收葫芦里关了一整夜,然后就被没收了。”

“你也有今天,叫你拿个破葫芦到处浪!”黄少天第一次觉得玉皇大帝不愧是玉皇大帝!

虽说是用走的,叶修黄少天两人也比凡人走得快上许多,说着话就到了峰顶。玉子峰顶常年冰封,但就在这一片苍茫中,一棵劲松立得笔直,仿佛一把剑自天空落下,插入风雪苍岩之中。

叶修见黄少天自到了冰线处就走得极慢,回头一看他正把脚边的积雪燃化,化掉冰雪由于凤凰炎气的作用不再被冰住,而是汇成一股浊流裹着枯草泥土浸了黄少天一鞋。凤凰最讨厌凡尘之水,尤其是浑浊的脏水对于凤凰来说如同毒药一般,黄少天看着鞋上斑斑水渍登时就皱了眉,可偏偏芭蕉叶子也没带出来,不能化作凤凰飞起。

“简单粗暴。”叶修足下生莲,踩着慢慢冰雪翩然滑到黄少天面,转身蹲下,“上来吧。”

黄少天也不客气,蹭得一下窜上叶修的背,“舒服!惬意!爽!”

“泰山压顶……”叶修脚下一滑,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你长出毛可能也飞不起来了。”

“滚蛋!”黄少天在叶修背上窝了个好姿势,“你干嘛让我跟你一起上来啊,我又帮不上什么忙。”

“……”叶修被这么冷不丁地一问也懵了头,确实好像没黄少天什么事儿,但自己当时下意识就觉得他应该跟着自己。

“问你话呢!”黄少天戳戳叶修肩,这家伙又打什么鬼主意?

“这不是上山嘛,身上总要备点干粮。”叶修歪头总算想了个好理由。

“……要不是看在你背的我情分上我喷死你。”

 

后土就埋在劲松根下,叶修三两下就刨了出来,“齐活!”叶修拍拍手把一包土往黄少天怀里一塞,掏出腰间的葫芦,“黄少天!”

“闭嘴!”

“咻!”

“我靠靠靠靠靠!凭什么你没念完还能把我收了!放我出去啊!混蛋!”黄少天冷不丁摔进葫芦底,下意识一个火球就飞了出去。

“幼稚,难道你以为上回打断我,我会无动于衷?当然要把前奏缩短一些,”叶修闷声笑了个够,接着说,“老实点带你下山,再折腾你就在这过夜。”

“我也要没收你房产!”

“那你就去喝西北风吧。”叶修把葫芦挂在腰间,回头看看了那松树,比起数月前,松尖隐隐有些枯败。

 

评论(58)
热度(1154)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