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中2)

前文链接: 中(1)

文前絮叨:

大家还记得这文不……感觉过了很久,又好像没过多久,辗转于游戏与现实的我出现了混乱。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我明明记得我更了,其实没更,括弧笑。

期待已久的中2终于出来惹!我觉得我是为了标这个章数才努力地填了出来……

还有就是一笔款子扣在基友那里,她说我更了就给我打钱,开心,坐等短信提醒= =Y

 

------------正文的分割线------------

 

山间的日子过得飞快,黄少天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发现叶修除了嘴欠心脏不要脸以外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便慢慢放下了戒备。而叶修好像也感觉到这一点,平日对待黄少天更加“随性”,前两天更是从山脚下的集市花了几文钱买了个竹编的鸡窝回来,上面还用大红色的纸写着“鸡肥蛋大”四个字,苍劲有力。

“来看看,别成日在那树梢上呆着。”叶修冲着梧桐树上瑟瑟发抖的黄少天喊。

这几天正是清明季节,山上凉得很,尤其是晚上三更天,冷的要命,黄少天之前又吃了整条天池锦鲤,寒气还没散尽,用叶修的话“得亏你没毛,否则这还不抖一地”。

黄少天看了一眼那鸡窝,二话没说一个火球喷出去就把它烧成了灰。

“叶修你找死!”黄少天转脸就冲着叶修喷了个更大的火球,但是因为身上哆嗦得太厉害,这个火球偏了几分,将将擦到叶修袖子边。

“我这是心疼你,怎么?看不上?”叶修笑着拍灭袖子上的火星,眼里嘴里丝毫没有“心疼”的意思。

“我看什么看!”黄少天扑扇着芭蕉叶子从梧桐树梢上飞下来,快要落地时变成人形,这个叶修,从第一回见面就拿那些凡鸟挤兑他,什么乌鸦烧鸡,现在倒好直接扛了个鸡窝过来,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年轻人,没见过世面脾气还挺大。”叶修看着黄少天火冒三丈的样子并不气恼,蹲下身抓了一把灰,来回搓了两下,然后全乎在黄少天脸上。

“叶修!你!诶?凤心竹?”黄少天原本要把叶修从头喷到脚,却突然感受到那些灰烬的热量透过皮肤混进血液,像滚烫的烈酒驱散着体内森森寒意。

是凤心竹。这竹子算得上珍奇,当年黄少天做王的时候,每逢百鸟朝拜,能收到几根,用它泡出的水沐浴能驱邪寒,固五行。

“我记得山上有一根,找了几天没找到,没想到被砍了做了鸡窝,”叶修又从地上抓了一把,这回涂在黄少天的手上,“本来想拿回来泡在你的洗澡水里,这下好了,只能涂灰了,丑是丑点,疗效更佳。”

“老叶,你以后做好事的时候能不能就直接点,别拐弯抹角的,整得我想喷你。”黄少天看着叶修细心把灰烬涂在自己的指缝间,想想自己刚才的反应,颇有一种“狗咬吕洞宾”的意思。

“行,直接点,”叶修拍拍手,“屁股撅过来,我给你涂涂。”

“……您还是婉转点吧。”

 

黄少天当然不可能让叶修给他涂屁股,最后还是自己变回凤凰的样子,就着地上的灰打了个滚,脏是脏,可源源不断的暖意让黄少天舒服了许多。

叶修看着裹着一身草木灰的黄少天,凤心竹虽能驱寒,可黄少天这么一天到晚在外面晾着也不是个办法,想了想还是举起了葫芦,“黄少天,我叫你一声……”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黄少天一听叶修又想把自己收葫芦里,炸起了身上零星的几根毛茬子,挥着芭蕉叶子就往叶修脸上扑,扬叶修一嘴灰。

叶修抹把脸,连呸了好几下才把嘴里的渣滓吐干净,“我这是为你好,葫芦里可比这外头暖和。”

“不去,憋得慌。”黄少身上沾着灰痒得很,可心里知道这是好东西又舍不得抖掉,只有绷着劲儿在地上来回走。

叶修看着眼前的凤凰在面前焦躁地走来走去,裸露的皮肤还时不时抽一下,心中觉得好笑,蹲下来伸出根手指在黄少天抽得最频繁的地方抠了两下,引得后者发出一声舒爽的低鸣。

“少天啊,我是为你好,山里冷。”叶修抓住时机讲道理。

“你自己进去试试,憋不死你!”黄少天变换着位置让叶修挠,但意识还是很清楚的。

“那你在外面冻着吧。”叶修一看黄少天油盐不进,站起来拍拍手就撤。

冷不丁的没人给抓痒,黄少天觉得全身更痒了,而且仔细想想,这凤心竹的效果也支持不了多久,尝过温暖的滋味后再挂在梧桐梢上餐风露宿,这感觉谁受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外面不想待,葫芦不想进,不是还有叶修的床能上嘛!

早在大半个月前叶修就提过让黄少天来屋里住,可一来黄少天那时还对叶修戒心很重,二来叶修这处宅院虽大,大大小小的屋子不少,但大多是丹房书房,正经能睡人的就叶修卧室那一间,三来那时还没这么冷,于是黄少天就很有骨气的拒绝了,所谓凤舞九天怎么能屈尊跟别人挤一张床之类之类。

但是,此一时非彼一时,谁能想到天气冷得这么快……

 

虽然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屈尊去跟叶修挤,但黄少天作为高贵的凤凰当然不能把自己说过的话当成放屁,当初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叶修的邀请,如今就不能光明正大地再进去。于是黄少天丹凤眼咕噜噜一转,打定主意在梧桐树上捱到三更天,裹着夜露寒气悄悄地摸到叶修门口,本想借着自己敏捷的身形灵巧的姿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门挤开一个小缝滑进去,却没想到卧房门洞大开,而叶修本尊缩在床上裹得像个粽子,正睡得死沉。

“啧啧,要不是我,今天晚上冻死你。”黄少天一边小声嘀咕,一边轻轻把门合上。

要说叶修好歹也是个上仙,这卧房布置却简单到有些简陋,一桌倆凳,还都是有些年月的旧货,桌上的茶壶烟斗一看就是主人常年摩挲,在被床纸滤过的月光下都看着发亮。

“怪不得成日那么精明,肯定是穷日子过惯了了。”黄少天摆弄着叶修房里不多的陈设,一方旧砚,几卷毛纸,简直心酸,自己以前虽然不讲究,但好歹也是众星拱月一般过来的,这些东西别说用了,摸一下都觉得要掉毛,不过现在本来自己也是秃的,也没啥好掉的……

黄少天在叶修房里走了几圈,一直都没暖和过来,想必是之前门一直开着,冷风全灌了进来,冬天取暖的炭盆早就撤去,连个香炉都没有,哪能暖过来呢。

“唉,春寒料峭春寒料峭啊懂不懂?你以为你长了一身肉就不会冷了?天真!”黄少天凑到叶修床边,这家伙醒的时候招人烦,睡着以后闭上他那张惊世骇俗的嘴还是像个好人的。

黄少天这么想着,殊不知论起“烦”这个字,他才是当仁不让。

“这回算便宜你了。”黄少天说着跳上叶修的床,在他腿边卧下,凤凰身热,黄少天能感觉到自己的温度透过那层薄被渗透到叶修身上,绵延不断的寒湿气一丝一缕地散在空气中。

 

第二天,叶修起的比平日都晚,随便拢了拢头发就晃晃悠悠地踱到梧桐下。

“哟,凤体欠安啊?怎么没一大早就跟公鸡一样喔喔喔?”自从跟黄少天住一起,叶修每天第一句话就是找抽。

“滚蛋,是你睡的猪一样没听见而已!呸!不对!你才跟公鸡一样喔喔喔!噗!”自从跟叶修住一起,黄少天每天第一句话后面都要接个火球。

“昨天好像挺冷,怎么?没冻破你的皮?”叶修飘逸地一侧身,伸个懒腰坐到一边的石凳上,掏出烟袋锅子在鞋底磕了两下。

“我堂堂九天玄凤会被冻破皮?别说我昨天涂了一身的凤心竹,就算啥也不涂,三九寒天照样屹立不倒信不信!”黄少天扑腾扑腾地飞下来,身上的灰直掉。

叶修只笑笑,吐了一串意味深长的烟圈,心想,我就不说那画蛇添足一般大敞的门,和新被面上触目惊心的大黑印儿了。

 

叶修和黄少天一位是天庭上仙,一位是上古神兽,吸的是天地灵气,汲的是日月精华,什么山珍海味也不过是人间凡品,就算是吃也是像那天池锦鲤一般是普通人够也够不着想也想不到的东西。

不过大约是凡间呆的久了,叶修倒是不排斥一般的食物,什么红烧蹄膀酱肘子醋溜腰子炸排骨,还别说,这些东西虽然充斥着凡尘浊气,那滋味儿却是没得说。

黄少天原本是不屑这些东西的,只是见叶修吃的香,百般嫌弃又忍不住好奇地拿起一块卤猪蹄,这一吃可就停不下来,啃完猪蹄还不算,贼手还伸向糟鸡爪,却被叶修一筷子敲了回去。

“干嘛!吃你块肉还心疼起来了!”黄少天揉揉被敲红的手背,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后者这满面油光地把鸡爪都揽在自己怀里。

“你知道这是什么你就吃,‘酒糟凤爪’,”叶修打了个嗝,“同类相残?”

“凤个毛爪!这小鸡爪子还好意思叫凤爪?”黄少天说着腾地变成凤凰样,亮出明晃晃的爪子往叶修脸上一杵,“看见没,这才叫凤爪!”

叶修有些嫌弃地拎着爪尖儿左右翻看一下,差点把黄少天撩个跟头,“啧啧,大是大,没肉啊。”

“噗!”

刚刚站稳的黄少天一个火球砸在桌上,卤猪蹄瞬间变烤猪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别糟蹋食物啊。”叶修说着把烤焦的猪蹄往黄少天手里一塞,“好好补补,我看村头刚生完孩子下奶都吃这个。”

“下个屁!我看你吃了这得有五头猪了,也没见你喷奶!”黄少天抄起猪蹄就往叶修脸上招呼。

 

“啪叽!!!”

 

突如其来的一声把俩人都吓一跳,黄少天瞅瞅手里的”凶器“,心想我这还没打着呢怎么就这么大动静。

到底是叶修反应快些,眨巴眨巴眼看看院子中间躺着不动的一滩肉,笑开了花。

“少天赶紧来抱紧了,这可是咱们的大财神!”

“财神?”黄少天垂下握着猪蹄的手,顺着叶修的眼神仔细一瞧,“这都被摔烂了是不是大凶之兆?”

“谁家的小鬼说话没轻没重!”差点摔得半身不遂的财神老爷扶着腰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眉清目秀,鼻青脸肿。

叶修笑得一脸油星乱颤,“张佳乐,你这么倒霉还是做瘟神吧!”

“哼!要不是我忙着撒钱会不小心一脚踩空?!”张佳乐揉揉脸,抬头望着天,“不过说也奇怪,最近这天庭上的裂缝是越来越没规律了,怎么就裂到你这儿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叶修也顺着望上去,“我这叫帅裂苍穹。”

张佳乐本来就胸骨疼,听叶修这么一说差点没背过气去。

“你那大脸都能去补天了还帅裂苍穹,我真替你觉得丢人!”黄少天一边帮张佳乐顺着气,一边忍住把隔夜饭吐出来的冲动,一边不忘挤兑叶修两句。

叶修摇头晃脑一副“你们都是嫉妒我”的样子,一边又往天上看了两眼,这裂缝,确实不该出现在玉子峰处,即使自己帅得突破天际。

 

评论(50)
热度(1221)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