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平行世界的我们——薄明灰暮G文

写在前面的话:

为了凑更我终于把这文掏出来了,本来是舍不得发的……

感谢 @少言 如此扣人心弦的文和 @+Kaede+ 如此美妙的封面与插画

以下正文,祝大家食用愉快!


黄少天足足在床上愣了五分钟才完全清醒过来。
刚刚应该算是做了一个噩梦吧,梦里天地昏暗,山脉龟裂,伤痕累累的巨龙在利刃一般的闪电中陨落,一瞬间百兽悲吟。
黄少天努力回忆更多的细节,好像有滚烫炙烈的岩浆,还有污浊黑暗的毒气。两头巨兽在厮杀,都希望自己锋利的的爪子能撕裂对方的胸膛。

做个梦都能梦出一种史诗级大片的即视感,自己最近精神太亢奋了吗?

“发什么呆。”

一罐冰凉的可乐磕在黄少天额头上,罐外还凝着水珠,正好流进眼睛里。

“嗷!叶修!你能不能文明点!”黄少天一巴掌拍开叶修的手,刚刚纠结在脑中的磅礴梦境被这突然的冰意激得粉碎。
“行,文明点。”叶修的语气带着几分上挑的笑意,随手从床头柜上抽了个杯垫搁黄少天脑门上,然后再放上可乐。
“……有意思没……”黄少天已经失去反抗的激情,顶着可乐和俯视自己的叶修对视,眼神中写满“姓叶的我劝你见好就收否则等下我想动了分分钟灭了你信不信。”
不过黄少天这种眼神对于叶修来说就像初级被动技能对上满级大野怪,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做噩梦了?”叶修一脸淡定,慢悠悠地转着可乐罐子,凝结的水珠缓缓滴在杯垫上,浸出一朵小花的形状。
“也没有,”冰凉的温度透过棉质的杯垫渗透到黄少天的额头上,缓解了从惊醒以后一直绵延不去的头痛,“跟看电影似的,可能是昨天推boss推太晚了?有龙什么的。”
“你是被推吧?”叶修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事情是这样的,叶修和黄少天受到荣耀官方邀请在体服测试周年活动,两人要作为游戏里的野图boss跟玩家们来个亲密接触。
昨天是黄少天“值班””,化身金色巨龙威风凛凛,一道圣光如骄阳般灼目,烧得慕名而来“推剑圣,拿成就”的玩家叫苦不迭。

“怎么样老叶看我这风骚的走位哈哈哈哈!要不要来单挑啊,让你一只手!”当时黄少天正操作着金龙扭着屁股躲避四面八方砸过来的技能,一个扫尾红血一片。
叶修本来在研究明天自己抽到的boss技能,一听这话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上场打压一下黄•是龙就不怕被树砸死了•少天正在疯狂生长的嚣张气焰。

当然叶修不会傻到拿张账号卡就去跟黄少天死磕,而是点开了职业选手QQ群。
君莫笑[20:06:56]:组队推倒黄少天来的扣1
王不留行[20:07:02]:出装备怎么算?
索克萨尔[20:07:11]:少天掉的装备自然是蓝雨的。
君莫笑[20:07:13]:呵呵。
索克萨尔[20:07:20]:难道叶神想独吞?
君莫笑[20:07:22]:现在夏休期,少天可是我的。
君莫笑[20:07:22]:不是夏休期少天也是我的,借给你们用用。
君莫笑[20:07:23]:谁有意见?
君莫笑[20:07:23]:没人有意见就这么定了。
生灵灭[20:07:25]:心疼喻队,推黄少算我一个,体服掉落没用,你们随便分吧。

于是在机智的肖队长提醒下,大家纷纷主动放弃了装备的分配权,一行人浩浩荡荡其乐融融地向黄boss进发。
“等会文州先上,吸引少天的注意。”叶修带着大家潜伏在一处密林中,一边观察黄少天的动向,一边下达指示。
“我?”喻文州一个术士还真没试过第一个冲锋陷阵。
“你先上去他不好意思打你啊,”叶修说的理所当然,“T拉好仇恨,dps输出,治疗奶好,机灵点,拿出职业素质来,这个boss大家都很熟悉,没什么特别注意的,躲一下文字泡的遮挡,一次过,来来来,文州上!”

“诶?队长?你怎么来了?”黄少天一转身看见索克萨尔在自己的爪子边上,正局促地拍打着长袍上的灰尘。
“来看看……”喻文州见黄少天果然停止了所有攻击,安静地站在对面,一个龙头瞪着眼睛天真无邪地看着自己,心中顿时对这位和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好队友产生了同情。
“大眼儿队从左边上,剩下的跟我打屁股!”叶修可不管这么多,抓住这个空隙带着大部队迅速包上,所有控制技能卡着CD往黄少天身上丢,干净利落!
“你大爷的叶修!!!!有种过来单挑单挑单挑!!!!我就说你刚才半天不出声原来去找帮手了!心脏!卑鄙!不要脸!”黄少天变成龙以后还是有文字泡,而且随着体型的增加,文字泡变得更加恢弘,几乎盖住半个屏幕。

“注意转一下视角,”叶修叼着烟翘着腿,一脸得意,“我说文州你别在那看着啊,放个混乱之雨什么的。”

纵然是披着boss皮的剑圣黄少天,在荣耀联赛全明星阵容的围攻下,也不得不交出胖次。
轰然倒塌的巨龙身体压在红血君莫笑上,同归于尽。
“怎么没人奶我一口啊。”叶修一边笑着抱怨,一边接住张牙舞爪向自己扑来的黄少天。
“奶个P!我躺了你也别想站着!”

这边大家根本无视这俩人秀恩爱,踩着君莫笑的尸体就开始摸装备,一橙三紫,体服的掉落总是格外大方。
“呦!橙武!”虽然装备不能拿出体服使用,大家还是很兴奋。
橙武是[幼龙鳞片],盾牌,阻挡攻击后几率触发致盲效果。

“跟你的文字泡一样。”叶修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
“我那是百分百致盲好吗,”黄少天撇撇嘴,继续看着装备介绍,“原来是头幼龙啊。”
“你不会是觉得如果是成年龙就不会输了吧?”
“作死!看我明天怎么把你推得不要不要的!”

于是黄少天一晚上都在想着怎么花样吊打叶心脏,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结果做了这么个内容充实的梦,搞得大脑昏沉出师不利。
“说好把我推得不要不要的呢?”叶修看黄少天差不多清醒了,将可乐和杯垫放到一边,把人从床上拽起来,“还是说自知胜利无望找个理由临阵脱逃?”
“逃个鸡毛……”黄少天揉揉太阳穴,深吸两口气,“赶紧去找个地方躲起来别我还没来你就挂了!”

黄少天当然知道叶修不会轻易被一般的玩家推倒,但是当他路过叶修电脑看见他操作着一头体型更巨大的龙在树林间穿梭时,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下。堂堂职业玩家,荣耀圈的斗神,操作着实力强劲的boss却不肯跟玩家们来正面对抗,而是变着法引着大家团团转,然后暗搓搓地躲在角落放个大招团灭一片。
这是怎样的技术……和下限。

“很简单嘛,真不知道你昨天是怎么躺的。”叶修在拍死所有妄图推倒他的人后,朝着黄少天吐了个烟圈。
“……你只要记得你今天是怎么躺的就行了!”黄少天愤然爬上游戏,刚上线就被密语刷了屏。
大致概括一下其实都是一个中心思想,“快进队,推叶修。”

“老叶你人缘堪忧啊。”黄少天看着声势浩大的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百人团幸灾乐祸。
“那是,想推我起码得俩百人团。”叶修瞅了一眼,果然来势汹汹。
“等死吧你!”

结果一群口口声声喊着“推倒那个叶心脏,来年必拿总冠军”口号的职业选手们在boss刷新地足足转了半个小时,愣是连叶修的影子都没见着。
“黄少,发挥一下你的地理优势看看叶队在哪个旮旯里猫着呢?”关键时刻又是机智的肖时钦挺身而出。
“个不要脸的防我跟防贼似的。”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淡定自若抽着烟的叶修,后者已经把显示器关了,大有一幅“我还真不信你们能找得着我的架势”,只要黄少天罪恶的爪子伸向显示器开关,立马一巴掌镇压。
“这boss不会是下线了吧?”有人已经放弃寻找直接往地上一躺。
“要是能下线我昨天还能被你们撸死?”黄少天深有体会,这叶修肯定还在哪缩着,只是这里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而boss的模型那么大,会缩在哪呢?

“少天你看那个石缝。”喻文州指的地方是地图北面的一座崖壁,陡峭破碎,可以攀爬但难以附着,是一开始就被排除的地方,而所谓的石缝是横亘在崖壁上的一道狭长的断裂带,好像还真能容纳下boss巨大的身躯。

“我上去看看。”黄少天几个技能就爬上了崖壁,一个侧身滚进了石缝间隙,这里只有一线光芒能蜿蜒射入,阴暗潮湿,每走一步都有石子滚落的回声。

黑色的山体逐渐崩塌,炙热的岩浆沿着断裂的缝隙灌入大地,垂死的巨龙被一点点的吞入山腹之中,从尾尖沿着躯干蔓延,坚硬暗哑的龙鳞渐渐融入岩石,与黑山化为一体。

这个画面在黄少天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却清晰地让他觉得自己一定在某个时候亲眼见过这个无能为力瞬间。

“叶修?”黄少天下意识地喊了一声,明明是想找到他,但声音轻得像是怕吵醒他。
一边的叶修也不说话,重新打开了自己的显示器,看着黄少天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叶修?”黄少天也看见了黑暗处潜伏的巨龙,真的好像融入了山体,只留了头在外面,呼出温热的气。
黄少天抚上叶修的鼻子,虽然游戏中没有触觉,但他却觉得自己触碰到的是比自己想象中柔软许多的地方。

“这位英雄,相见就是缘分,能不能帮我把这个石头砍碎?”叶修享受了一下难得的安静与温情,然后伸伸翅膀点了点身边一块突出的巨大岩石,“卡住了。”
“……呵呵……装什么发任务的NPC,吃我的幻影无形剑!”

为了卡位而被卡住的叶boss VS 冰雨在手天下我有的黄剑圣。
叶boss,卒。
于是外面还在苦苦寻找叶修身影的真•职业选手百人团在一个技能都没放的情况下突然接到了系统掉落的提示。
四紫蛋,还有一堆补给小吃“鲜鱼丸子”。
“抠死你算了连个橙武也不掉,掉一堆没用的丸子,瞧不起你。”黄少天一边吐槽一边把装备分给团里的妹子一边往包里塞满了“没用的丸子”。
“你手黑怪我咯,”叶修躺在地上任由黄少天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多吃点,吃鱼补脑。”
“补你奶奶个腿!留着你自己补吧!”

“阿嚏!”黄少天被一阵冷风冻醒,把晾在外面有些冻僵的尾巴尖往身侧团团紧,然后又往叶修怀里钻了钻。
本来准备继续睡的黄少天突然想起醒之前做的梦,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啊呜一口咬在叶修胳膊上。
“嘶……”叶修吃痛,却没有松开环在黄少天身上的手臂,“同类相残啊?”

“刚做梦打赢你会掉鱼丸,掉好多捡都捡不完。



评论(34)
热度(1125)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