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中1)

 前文链接:

 

文前预警:

此次更新为亲友逼的,字数少笑料少,大家随便吃吃顺便提供给我一些想看的梗(肉除外),激发一下我脑洞呀><虽然我可能也就呵呵一下 不一定会写(……

文前话唠:

为什么会在今天突然更新呢,原因有如下三点:

1、我周末打游戏去了没更

2、感谢大家对《我若离去》(自己打全名有点羞耻PLAY,而且我知道不少人觉得我文名字雷……)的支持,大陆地区完售~虽然目前还没有听说类似的情况,但希望还想要的筒子们不要去卖高价本,主催大人 @临窗 那里还有一本微瑕疵,需要的筒子可以私信她(友情提示:主催大人大姨妈的时间大概是每月初,请大家届时谨慎私信。)

3、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给湾家通贩打个广告~

叶黄本: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408145921209

叶All本: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408146143790

最后的最后,谁说我上中下写不完,标个数字你看我写不写得完= =

下面,正文~

 

 

就在黄少天还在葫芦里挣扎的时候,叶修已经踩着祥云落到昆仑天池边上。昆仑山上常年冰封,寒冷之极,但天池之中却养着数十尾的锦鲤,五彩斑斓,在周围白色积雪的映衬下,甚是好看。

世人常将锦鲤奉为富贵吉祥的象征,也不无道理。尤其是这昆仑天池中的锦鲤,在这至纯至净的地方生长,又常年受到灵气滋润,自然积福辟邪,鲜嫩多汁……

 

“叶神可是对我池中的锦鲤有什么非分之想么?”就在叶修正在认真比对池中锦鲤的肥美程度时,有一人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的身后。

“哪里的话,我只是路过此地,被这景色吸引了。”叶修擦擦口水,转身跟来人对视,此人仙风道骨,眉眼隐忍,正是昆仑宫主肖时钦。

肖时钦笑着摇摇头,不再揭穿,径自走到池边掏出怀中准备好的的鱼饼,细细碾碎投入池中,

原本安静游弋的锦鲤此时纷纷聚集到水面抢食,顿时水花四溅。

叶修被中心的那条锦鲤吸引了,只见它身形远大于其他族类,通体黑得发亮,却在脑袋顶上有一团罕见规整的翠绿色团状花纹,问道:“这条怎么这么大?”

“叶神是说小翠?”肖时钦蹲下身,就着池中的水将手上细碎的鱼饼渣滓洗干净,“吃得比别的锦鲤多些罢了。”

叶修面上没有过多的反应,可主意已在心里转了七八圈,拍拍肖时钦的肩膀说道:“我还有事,就此别过。”

“这个时辰,”肖时钦望望天色,“叶神不如在我这儿用了饭再走。”

“不了不了,我家里还炖着鸡呢。”叶修说着便在足下聚气,飘然远去了。

“不知道又在打什么算盘。”肖时钦摇摇头,离开天池,回到昆仑宫中。

 

是夜,昆仑峰顶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在雪色的反射下,竟将天池照的如同白昼。突然,朗朗天空中出现一朵诡异的乌云,好巧不巧地将月光笼了个干净。

昏暗之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来到了天池边,似乎在池中撒了些什么,此时锦鲤已经入眠,并没有引出什么动静。

突然,平静的池底渐渐浮起一团黑影,借着雪色,隐隐约约能看到黑影顶上一抹绿光,正是白天叶修所指的“小翠”。

 

“小翠,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只见那模糊的身影抬起手,举着个什么对着天池小声念道。

“吧唧吧唧。”小翠并不理会,认真吃着水面上的食物。

“咻!”

 

月光终于挣脱了乌云的束缚,重新笼罩在天池之巅,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师尊!池中的锦鲤少了一条!”昆仑童子一大早慌慌张张地跑来跟肖时钦报告,这锦鲤失踪,可大可小,偷偷下凡占山为王祸害百姓的也不是没有过。

“可是小翠?”肖时钦正在打坐静修,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半分慌张。

“正……正是。”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随它去吧。”肖时钦无奈地笑着说。

 

所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昆仑天池虽不是天庭,却也比一般的地方时间过得慢些,叶修在昆仑山上耽搁了一日,回到玉子峰已经过去了小半月。

到家的时候正是深夜,叶修连衣服都没换便直接来到梧桐树下,那小葫芦还像走的时候那样挂在树干上。

叶修刚准备取下小葫芦把黄少天放出来,却在瞬间感到一丝不对劲,气氛安静得不寻常。

“不好!”叶修心中一紧,顾不得形象连忙扑倒,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几乎同时一股灼热的气息从梧桐树上奔涌而下,澎湃的流火如同瀑布一般将整片天空染成艳丽的赤色。

良久,火光才将将散去,叶修单手撑起的念气只是勉强将自己护住,发带在闪躲中崩断,散落的头发被刚刚的阳炎之气燎了一大片,散发出浓重的焦味。

 

“你是多嫉妒别人有毛。”叶修收起气墙,一边将头发拢好,一边望向梧桐树顶说。

“谁嫉妒你有毛!”黄少天扇着芭蕉叶落下地,狠狠地剜了叶修一眼,“说好回来就弄死你我一向说话算话!”

叶修看看手中的小葫芦,这种葫芦是叶修种出来专门用于修炼的,进入葫芦的仙君神兽会吸收葫芦中的灵气,当灵气耗尽,塞子就会自动打开。吸收灵气的时间视天资而定,像黄少天这种只用十来天就能出来的,叶修也是第一次遇见。

早就听说凤凰一族的王力量之强为仙界翘楚,如此可见一斑。

“怎么着?被吓傻了?”黄少天见叶修不说话,昂着凤首(秃)趾高气扬地绕着他转了一圈。

“我在等你弄死我啊。”叶修将小葫芦收到袖子里,好整以暇地看着黄少天。

“噗噗噗噗!!!”

 

说笑归说笑,黄少天在这小葫芦里闷了这些日子,确实纾解了不少,别的不说,单看那些横亘在身上数百年不见好的灼伤,竟有了愈合的迹象。这是谁的功劳,黄少天心里清楚得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到叶修,就觉得他脸上写着“喷我”两个大字。

“虽然不知道你图什么,但还是谢谢你帮我。”黄少天喷完小火球,还是把脸转到一边别别扭扭地向叶修道谢。

“有点真情实感行么?对着我的膝盖说谢谢算怎么回事?”叶修低下头,伸脚踢了踢黄少天的屁股。

“你烦死了!”黄少天瞬间化作人形,颇有一种“你这个矮子居然敢耻笑我”的气势。

结果发顶将将到叶修额际。

“呵呵。”

“呵你大爷!”

 

叶修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出这一趟门为了什么,在黄少天展开第二波小火球攻势前掏出腰间的葫芦,“猜猜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黄少天看叶修一脸得意中透着那么些许神秘以及猥琐,脑海中只浮现了一个答案——

“小仙女?”

“……你想得美。”叶修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转身将葫芦对着一边积满清泉水的玉盆喊了声“出”,一尾黑色锦鲤带着水花就被倒了出来,惊慌得直扑腾。

黄少天一眼便认出这是昆仑天池养出的锦鲤,自带冰雪仙灵之气,这刚落入玉盆的片刻功夫,周围的水汽已经开始凝出冰花。

那锦鲤看到黄少天便停止了挣扎,一双鱼目清透,直勾勾地盯着眼前化作人形的凤凰,你为九玄赤凤,我为天池翠鲤,念在同为神兽的情谊上,还请救我这一遭。

黄少天如何看不透这锦鲤的心思,心中恻然,伸手抚上锦鲤顶上那一团翠绿。

“这么大能吃两顿。”叶修在一边看着这一幕,手中已经准备好了杀鱼的家伙。

“一顿清蒸一顿红烧。”黄少天吞了吞口水。

小翠,在无限的绝望中离开这个尘世,惟愿来生做一个温婉的女子,少吃多餐,不为食亡。

 

叶修在伙房里折腾了许久才端着盘子出来,黄少天伸着脖子一瞧,勉强算那么回事。

“尝尝我这西湖醋鱼。”叶修盘子一放,表现的对自己厨艺非常有自信。

黄少天撇撇嘴,拈起一块鱼肚子,先举到面前闻了闻,再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一口咬下去。

接着吐在桌子上。

“怎么浪费呢。”叶修把那大块肉从桌子上又夹回黄少天的盘子里。

“你好意思问我你自己尝尝有多难吃!”黄少天连忙灌着茶,好好的鱼一股土腥味儿,跟吃泥巴似的。

“我不尝,”叶修说着把盘子推到黄少天面前,“我知道。”

“……你大爷的……”

“你还想不想长毛了?”叶修说得语重心长,“这天池锦鲤能化你体内的阳炎戾气,多吃点有好处。”

“我干嘛要听你的?”黄少天提着筷子戳着鱼,叶修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恰恰是因为他说的得的有道理让黄少天更加怀疑,这人到底是谁,如此用心帮自己?

“不听我的?你倒是能自己把毛憋出来。”叶修边说边把盘子里的鱼分成小块,挑出那些长而尖的鱼骨。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黄少天把筷子一搁,一副你今天不说清楚,我还真不吃了的架势。

“盗?你有什么能让我盗的。”叶修也把筷子搁下,目不斜视地盯着黄少天,然后勾起一丝笑意,“这个奸……”

“奸奸奸奸你大爷啊!”黄少天的脸腾地就红了一片。

“这个奸也得等你毛张齐了,我验验货。”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窘相,笑得更开了,转身离开,“这鱼,吃不吃全在你。”

“装模作样……”黄少天目送叶修离开,良久才嘟囔了一句,就着清茶把已经冷掉的鱼吃了个干净。

 

“呕……真难吃到死。”黄少天缩着在梧桐树下,体内一股清凉之气疏通着郁结已久的经络。

对于叶修,黄少天更多的是戒备,虽然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似乎就在毫无保留的帮着自己,但就是这种素未谋面却尽心尽力的态度,让黄少天更加怀疑。

“看你这表情……”

“我靠!你装神弄鬼是何居心!”就在黄少天还在认真思索难道叶修是自己曾经不经意救过的什么玩意现在来报恩的时候,叶修哑着声音阴恻恻地从背后冒出来。

“施主面色凝重,可有心结难解?”叶修好似神算子附身,拍拍石凳上的浮灰,一本正经地坐了下来。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黄少天明知若叶修有心诳骗,这问题问也是白问,可心中似有另一个自己,迫切地想要从他嘴里听到答案。

“谈不上神圣,”叶修目光深邃了几分,却似乎有什么在他喉咙里打了个结,顿了顿继续说道,“无非是爱护动物的好心人。”

“滚蛋!”

 

TBC

 

评论(57)
热度(1215)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