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叶黄】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上)

拖了好久的掉落,赶在黄少生日发出来了><

当然是没写完的,但是会努力写完!请大家相信我!

这篇文存在的意义:

1、感谢魔都O投喂我的妹纸

2、庆祝七夕

3、庆祝黄少生日

-------------------------------------------

 

“玉帝,微臣要休假。”叶修坐在凌霄宝殿的台阶上,摆弄着腰间葫芦上挂的穗穗。

“不批。”玉帝头也没抬,“才回来几天又想出去浪。”

“混沌之巅上的葫芦塞子有点松,”叶修站起来拍拍下摆上根本不存在的土,“陛下您要是这么放心,那微臣也不必心急。”

“等等。”玉帝这才放下笔,这混沌边上的葫芦关着的可是上回的叛乱分子,当时浩浩荡荡的反叛军一直打到南天门,多少忠臣将士拼死抵抗,破元神的破元神,入轮回的入轮回,那叫一个惨烈悲壮,催人泪下。最后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叶修带着刚刚成型的九转乾坤葫芦,上面还带着瓜秧,及时赶到,将一水的乱臣贼子收了个干净。

如今叶修突然说这葫芦有问题,情况是大大的不妙。

“小叶啊,”玉帝开启说教模式,从他那金灿灿的宝座上走下来,拉拉叶修的袖子,“这具体情况跟寡人说说?”

“说说?”叶修眼睛不易察觉地眯了一下,“微臣也没看到具体情况,只是九转葫芦的瓜藤近日枯得厉害,借了各种玉露神泉也不见有好转,不过就是一个瓜藤嘛,没死就行,陛下既然离不开微臣,微臣在这天庭呆着就是,不必忧心。”

 

不必忧你妹的心呀!你这分明就是在威胁朕!

 

“速去速回。”玉帝虽然心知肚明,也不敢冒险,无奈地挥挥手,叹口气继续回宝座上批阅奏折。

“陛下圣明,不过这道险路遥,微臣还有几个不情之请……”

“看上什么自己去拿。”

“遵旨。”

 

叶修回殿掏出一早收拾好的细软就准备上路,临了嘱咐殿内童子,“小邱啊,那葫芦别浇水了,再多浇两天我真怕它涝死了。”

“谨遵师尊教诲。”

 

混沌之巅?那种苦寒的地方谁爱去谁去吧。

 

叶修在玉子峰上有一处私宅,夏日避暑再好不过,雀啼鹿鸣修身养性。

可这一回,才来两天叶修就觉得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没有鸟兽交织和谐的声音就算,连着两夜,传来尖锐悲戚,类似婴儿啼哭的声音。

烦不胜烦。

不会是玉帝老儿派来的奸细吧……

 

第三夜,叶修扛着困意,循着哭声来到玉子峰巅的一处雪洞之中,果然在洞窟深处看到蜷缩成一团的野兽,发出连绵不绝的刺耳声音。

“叫什么啊?”叶修走上去戳戳那野兽的屁股,靠近了才发现这野兽全身遍布着烧焦的伤痕。

“我叫黄少天。你是谁?”野兽停止了呜咽,抬起头,火红的眼珠盯着叶修,充满了敌意。

叶修瞬间被这家伙的头吸引住了,无暇鄙视它的理解能力。

 

这是一颗黑黢黢的鸟头。

“你这个乌鸦怎么长这么大?”

“谁特么的是乌鸦!!!!!”

 

黄少天蹭地从地上立起来,扑腾着被烧秃的小翅膀,喙处聚集起一团火焰。

“哟,凤凰啊。”

黄少天没想到眼前的人认出它的真身,刚想吞下火焰夸他两句有见识,却听到叶修继续说:

“秃得跟乌鸦似的。”

 

乌鸦那是黑不是秃好吗!黄少天一时分不清自己要强调自己跟乌鸦没有半毛钱关系还是要纠正一下这家伙的常识!总之先喷他就对了!

豪迈的火球就要压到叶修的脸上,只见叶修不慌不忙地从腰间解下葫芦,慢条斯理地旋开塞子,“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啥玩意儿?”黄少天是凤凰一族中少有的能一边喷火球一边说话的。

“咻!”

然后他就为这项引以为傲的技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什么妖法!放我出去!啊!!!噗噗噗噗噗!!!!”黄少天在葫芦里挣扎,努力喷着小火球。

叶修握着葫芦,感到剧烈的抖动,不错,毛都没了力气还这么大。

 

“别闹,老实点听我说话。”许久葫芦才安稳下来,叶修这才旋开塞子往里瞅。

谁知道眼珠子刚凑上去,一个蓄谋已久的火球朝着葫芦口就冲过来了,还好自己躲得快,要不这就是独眼的节奏。

“卑鄙小人!放我出去!噗噗噗噗噗噗!!!”

叶修只得把葫芦举得老远,看着连绵不断的小火球从葫芦口喷射出来,跟放烟花似的,终于在一炷香的功夫后,只剩下袅袅青烟冒出,葫芦里传来压抑的咳嗽声。

“我这葫芦,一品星君都收得,别说你一只鸟,省省力气。”

“咳咳……谁是鸟,老子是凤凰,咳咳……”

“得了吧你,鸟还有毛呢。”叶修心想就你这秃还好意思瞧不起鸟。

“你大爷……”黄少天显然是没力气了,卧在葫芦底休养生息。

叶修看他短时间内不会再喷火,放心地凑了过去,“说正经的,你的毛呢。”

“涅槃没涅好,烧了。”黄少天翻个白眼,把头埋在翅膀下面不再看叶修。

“原来你就是凤凰一族的王。”叶修想起来,当年反叛军作乱,为了得到力量杀到凤鸣山夺取凤凰一族世代守护的五行重器,算好时机选在凤凰一族的王正在涅槃重生的关键时刻攻上山,却没想到这位王竟然强行中断自己的涅槃,裹着至刚至烈的凤凰火将不知死活的贼子宵小烧了个片甲不留,而王也在这场战斗结束后销声匿迹。

没想到在这里,没想到落成这步田地。

 

“喂,”叶修晃晃葫芦,黄少天却将自己蜷得更紧,凤凰傲世,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伤自尊,“别缩着了。”

黄少天心中萧然,没想到昔日的王现在沦落到要一个带着怪葫芦的家伙来安慰。

“你这样跟只烧鸡似的。”

“你麻痹!噗噗噗噗!!!”

 

叶修就这样把葫芦里的黄少天带回玉子峰的家中。凤凰喜阳,叶修特意在南边院子的亭边栽下一棵梧桐,清泉一捧,梧桐苗就在一夜之间长得郁郁葱葱。

“出来吧。”叶修把葫芦底朝天抖了抖,黑不溜秋的黄少天就被甩了出来,在地上咕噜噜打了好几个滚才晃晃悠悠地爬起来。

“干什么你!”黄少天显然是被摔懵了,背对叶修喷了个火球。

“看看,怎么样?”叶修指了指挺拔茂盛的梧桐,又指指一边石缝中汩汩冒出的清泉,手指绕了一圈阳光递到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就在这一圈光线中变成了人的形态,衣服还是烧焦的样子,金线编织的繁复花纹在一片焦黑中若隐若现。

“您还满意?”叶修看黄少天一袭破衣却依旧是不屑的神态,暼着嘴上上下下打量着叶修为他布置好的居所。

“还算有点品味,我将就将就得了。”黄少天扫了扫凉亭石凳上的浮灰,下摆一掀转身坐下,颇有几分贵族公子的姿态。

“给你讲讲我们家的规矩。”叶修在黄少天面前一坐,“第一,家禽牲畜不能上桌。”

黄少天登时就窜起来要跟叶修肉搏,叶修反手就按在他的肩井处,“你第一天来,又在外面吃了许多苦,就算了。”

“……你!!!”黄少天的穴位在叶修的控制下根本无法动弹,顿时就要破口大骂,却一时爆发不出。

“想知道我的名字?”叶修看着黄少天脸憋得有点红。

“废话!”

“叶秋。”叶修笑着松开黄少天的穴道。

“叶秋你个混蛋!!”黄少天拍拍肩膀,怒气冲冲说了一句,却没再扑上来。

“是我弟弟的名字。”

“……姓叶的你不要脸。”

“第二,要叫我少爷。”

“少你二大爷!”

 

不论交流的过程有多艰辛,黄少天最终在叶修家里住了下来,每天早晨叶修都能被清丽的凤鸣唤醒。

“我说你又不是公鸡。”叶修是来度假的,每天被叫起来实在吃不消。

“你才公鸡!清晨正是阳气清澈的时候!你看看你!一脸的阴阳不调!”黄少天才不管这些,一身秃毛立在梧桐最顶处。

“你怎么上去的?”叶修揉揉眼睛,这棵梧桐少说也有三四丈高,黄少天现在根本没有飞翔的能力。

“用这个。”黄少天呼扇着两片巨大的芭蕉叶子,从树顶飞落。

“真心酸,我这有上好的鸡毛。”叶修说着还真从凉亭柱子上取下了一根鸡毛掸子。

“滚球!我堂堂凤凰插鸡毛成何体统!”黄少天扑腾着叶子叽哩哇啦地反抗。

“小声点,头疼。”叶修揉揉太阳穴,“你这样也不是办法,有没有想到长毛的方法?”

黄少天一听这个蔫了下来,摇摇头,“没有,无法退回到涅槃之前的状态,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完成涅槃。”

“那就是说只要有力量能完成涅槃就行了?”叶修说得十分轻巧。

黄少天对叶修这种态度十分鄙视,“你懂什么?凤凰的涅槃要继续几百甚至上千年的力量,岂是说有就有的?”

“按照一般情况,你还要多久?”叶修看着一只没毛的凤凰对自己翻白眼,心里笑开了花。

“怎么也要一百年吧。”黄少天无奈地叹口气。

“简单,”叶修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葫芦,“咳咳,黄少天,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妖精!你又想干什么!”

“咻!”

 

“说话注意点,你的毛现在掌握在我手里。”叶修晃晃葫芦,黄少天这一回生二回熟,在葫芦里淡定了许多。

这葫芦与之前的葫芦不同,看着小,内里却不似之前压抑,而且有一股清新的气息从天灵一直贯穿到全身。

“安心呆着。”叶修将葫芦挂在梧桐向阳的一面。

“然后呢?要多久?”黄少天窝在葫芦里,小心地感受包裹在周围的气息,想拿凤凰炼丹的大有人在,叶修这家伙看起来十分不着调,一定要多个心眼!

“然后就看你的悟性了呗,我要去个地方,时间不定,你要认真修炼。”叶修说着拍拍葫芦,然后转身离开。

“叶修!喂!混蛋!站住!卧槽!回来你死定了!”黄少天急的在葫芦里直扑腾,天知道这个没下限的要去多久,要是永远不回来,自己岂不是要永远被困在这这个破葫芦里!

 

TBC

 

评论(82)
热度(1734)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