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每天挖坑,不填。

[全职高手]Legend Never Ends 叶黄试阅(第一章)

本来想说,写的真好大家快来看!
没想到马甲被扒了……
只好说,祝大家食用愉快!

叶修的小棉袄:

开始放最后三篇文的试阅了……


叶张+叶黄+叶喻全部都上了2W2,所以……开连载试阅吧= 。 =


一章一章来。


今天开叶黄,明后天开叶喻,叶张最后几天放。


 


PS,作者手速太慢,这个文的整体构思和大纲是从3月就有了_(:з」∠)_


大家鄙视她吧……


 


龙血


CP:叶黄


试阅字数:5282(第一章)


全文字数:26770


BY 糖炒栗子 (这个透明马甲就揭了吧……@赤莲三藏 )


 


Chapter.1


 


暴风雪。


叶修已经徒步跋涉了四五日,消耗了身上所有的水和食物,终于在列屏群山封路前赶到了霸图城的领地。他记得一年前曾经路过这里,附近有一家没有名字的小旅馆。旅馆的老板娘有一头酒红色的艳丽卷发,会酿一种浆果发酵的甜酒,配上松仁小脆饼,可以打发掉一整个慵懒的午后。


叶修凭借着稀薄的记忆顶着风雪向前走着,果然不远处出现了一团柔和的光,映得叶修额发上的冰都要化了。 


“欢迎!”


叶修推开厚重的木门,门顶上的铜铃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音,体态丰腴的老板娘正给各桌分配小点心,一头耀眼的红色卷发像一团烈火驱散了叶修身上徘徊了好几日的寒冷。


“一路辛苦了!快进来喝碗热汤烤烤火吧!” 


叶修拍拍身上的碎雪片,要了热牛奶和果酱馅饼就缩到角落的位置去了。


旅馆的中心是一伙玩纸牌的客人,最引人注目的那个少年有一头炫目的金色短发,从叶修进来到现在一直叽叽喳喳地没有停过。他面前已经堆了不少战利品,从相对贵重的晶石,到稀松平常的野兽牙齿,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有。旁边三个人留着络腮胡子,像是常年在列屏群山上生活的猎人,虽然看起来输了不少东西却也玩得十分尽兴,配合着少年聊着各式各样的大陆见闻。


“嘿,你们听说现在最高金额的悬赏没有?就是那个元素法师学院的悬赏,整个大陆的佣兵都被那个叫叶修的家伙撩拨得蠢蠢欲动!”金发少年又赢了一局,似乎已经对这种没有难度的牌局失去了兴趣,一边将散落的纸牌拨开,一边喝了一口已经转凉的浓可可。


“哈哈,当然听说了,不过要抓到那个老狐狸可不容易。”最年长的猎人掏出一颗包裹着小甲虫的琥珀作为筹码丢进那一小堆战利品中,今天他零零碎碎的东西输了不少,却乐在其中。


“叶修是很强,据说前几天两个精英小队同时堵他还是被他逃掉了,我敢打赌,整个大陆上没人能抓得到他。”另一个猎人闷了一口烈酒,信誓旦旦地说。


“我看八成是他自己放出的假消息唬人的!”金发少年叼着风干的牛肉条,越说越来劲,“有多少人见过他?却有那么多人说他厉害,本人到底是什么样早就被传得没边了!”


狭小的酒馆一下安静了下来,确实,从他们听说叶修这个名字时,他已经被塑造成一个传奇,真正的叶修到底是什么样子,有什么样的手段,是否真如传闻中那样无所不能,还真没几个人说得准。


“说不定他只是运气好,没遇见什么真正的高手,要不就十分奸诈,光用一些见不得人的阴险手段!”金发少年见众人都放下手中的食物盯着他,说得越发兴起,直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拔出腰间的佩剑在空气中挽了个花,“要是我遇见他,二话不说先劈他一脸,然后再问问他要怎么向外人描述这道伤是怎么来的!”


“哈哈哈哈!”大家都被少年夸张的动作和描述逗笑了,场面顿时又热烈起来,大家从叶修身上发散出各种各样的话题。


叶修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馅饼,穿过喧闹的酒桌,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地走到少年身边,伸出手弹了一下暗哑的剑刃,听见一声沉闷的低吟。


“你叫什么?”


“黄少天。”少年心情不错,将佩剑收好,瞥了一眼这位一身灰扑扑,简直让人看不懂穿了什么的家伙,挑了挑眉毛回答。


叶修并没有将这个小动作放在心上,仔细打量了一下黄少天,头发整齐眼神明亮,手指修长干净,铠甲崭新而且价格不菲,桌上鼓囊囊的钱袋,腰间还挂着明晃晃的飞行器钥匙。


嗯,有钱人家的无知小鬼。


“喂!你看够了没?”黄少天被打量得浑身不自在,粗着嗓子问。


有钱人家的无知小鬼,脾气挺大。


叶修眼中的黄少天,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说不定是第一次离开温暖的家来这种平民聚集的嘈杂地方,努力装作一副合群老成的样子,却还是掩盖不住一股新鲜牛乳的气息。想到这里,叶修嘴角漾起几分会心的笑意,然后低下头凑到黄少天耳边小声地说:


“初次见面,我是叶修。”


“!!!”黄少天下意识地拉开距离,手中的剑在后退的同时已经横在胸前——标准的格挡姿势。


“反应挺快,就是胆子太小。”叶修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怕了?”


“我怕个球!”黄少天见叶修丝毫没有做出任何与攻击有关的的动作,再反观了一下自己的反应,登时涨红了脸,“骗谁啊?你要是叶修我管你叫爷爷!”


小酒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集中在黄少天和叶修身上,时间就像被风雪冻住了一样。叶修倒是无所谓的态度,抽着自制烟卷,表情一派轻松。


“我真是叶修。”


“切……”整个小酒馆异口同声,眼前这个披着旧毛毡,顶着一头凌乱头发的男人会是叶修?虽然大家都没见过叶修本人,也实在无法把如此不修边幅的人荣耀大陆上的传奇联系在一起。况且,打着叶修名义招摇撞骗的也不是一个两个,真叶修会在被巨额悬赏的时候大喇喇地自己窜出来?


就当所有人都当叶修只是一个喝多了浆果酒,想要引人注意的无聊酒客时,第一个对叶修表示质疑的黄少天却微微眯起了眼睛,湛蓝的眼神在睫毛的阴影下变得有些深邃。


“咣当!”


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击碎了小酒馆里原本轻松热烈的气氛,酒客们睁着微醺的双眼面面相觑。


黄少天的剑已经压在叶修胸前,而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柄细长单薄的轻剑,竟然挡住了这出其不意的一击。


“搞偷袭?”叶修声音微微上挑,而事实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得这样轻松随意,黄少天力量十足的一剑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笔直地挥出,如果可以,叶修更愿意选择装作仓惶的样子闪开,让一切退化成一场醉酒的闹剧。


可是根本来不及,叶修只有拔剑格挡。但就是这样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反应,已经引得围观的人们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


“好快……”


“你们看到他拔剑了吗?”


“我看到他袖子飘了一下!”


“吹牛!明明是从背后拔出来的!”


客人们开始悉悉索索地讨论起来,这个刚刚自称是叶修的人不会是真的吧?不会吧?叶修怎么会来这种小酒馆?怎么会在这种时刻出现在众人面前?肯定只是个实力很强又很崇拜叶修的家伙!


“喂!比比?”黄少天手上又多使出了几分力道,可叶修那看起来脆弱的剑竟然纹丝不动,只是略略弯曲。


“没必要。”叶修手腕一扭,就借力弹开了黄少天的力量,顺势后退几步,装作被击退的样子,甩甩胳膊,然后做了个口型——


“你打不过我。”


黄少天本来只想试探一下叶修的实力,结果被叶修一脸“见好就收吧我不想让你下不来台”的表情彻底撩炸了。


“我今天就让你明白!迎风一……”黄少天说着就抽出佩剑。


“等等。”叶修眼见黄少天的剑刃周围开始聚集蓝色的光芒,那是元素力量汇聚的征兆,再看看周围看热闹的酒客和生怕自己小酒馆被拆了的老板娘,马上对着黄少天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我们来比点文明的。”


黄少天用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叶修,却还是收起了剑:“谁跟你来文明的!赶紧过来堂堂正正比一场!看谁打不过谁!”


“比如这样隔着桌子喊话就很文明。”叶修笑着把剑横在桌上,然后双手撑在桌沿,“还有——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谁打不过谁,就不要在我说停的时候就停。”


“……”这一瞬间黄少天希望自己像只过冬的松鼠一样把叶修当做松果狠狠地塞进树干缝里,再尿一圈做标记!


叶修知道黄少天已经看出来自己不是冒牌货,那些关于叶修,关于荣耀大陆斗神的传说已经让眼前这位争强好胜的少年燃情熊熊的斗志。这家伙还没褪去幼稚的急躁,说不定又要找机会扑过来。


这个时候,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一路忙于摆脱各种跟踪埋伏的叶修觉得偶然来一场意料之外的邂逅也不错。


而且这个叫做黄少天的少年看起来真的很有钱。


“比也可以,”叶修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散去,“但是我不想弄坏老板的东西,这样,谁先打破东西就算谁输。”


黄少天环视了一下四周,各种陶瓷餐具,玻璃器皿,有些造型为了美观而放弃了稳定性,看起来一碰就倒。这种切磋的方式以前没见过,挺有趣。


“行!输了怎么算?”黄少天学着叶修的姿势把剑横在桌上,撑着身体凑到叶修面前,一脸挑衅。


“输了就交出自己身上最贵重的的东西。”叶修瞥了眼黄少天腰间金灿灿的飞行器钥匙。


“成交!”话音未落,黄少天便纵身越过不算矮的实木酒桌,桌上的水杯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个轻盈的动作,只有里面的热酒稍稍起了一丝波纹。


“嘿,还没说开始呢。”


虽然说着抱怨的话,叶修却丝毫没有被黄少天的突袭牵制住,反而顺势绕到他的背后,尖锐的剑刃在铠甲上划出清晰的痕迹。


“要不是你有钱,已经挂了。”


“财富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看剑看剑看剑!”黄少天并不在意叶修的挑拨,嘴上说着毫无意义的话,但一招一式都精准刁钻。这让叶修有些惊讶。看来这小子虽然看起来有些浮躁,关键时候还是很冷静的,没有一把脱下铠甲甩自己脸上。


这心中浮起的一丝可惜是怎么回事……


酒客们已经给这两个比试的人腾开了地方,齐齐地聚在吧台的位置,一边吃着小酥饼,一边欣赏这难得的好戏。老板娘听说不砸东西,也松了口气,继续热心地给大家添着酒。


只是大家想象中的刀剑相向完全没有出现……


“混蛋!你别跑!站住!就知道绕桌子!还有没有职业素养道德底线了!”黄少天又一次被叶修带着撞到桌子,慌忙腾出手扶住摇摇欲坠的陶瓷酒壶,抬起头叶修已经蹿到小酒馆的另一角。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认真决胜负,故意往人多东西多的地方钻,自己根本跟不上他这种飘逸,啊呸,狡猾阴险贼的走位,每当以为要抓住他走位的规律了,他就出其不意地改变方向,还时不时偷袭自己一下。


可恨的是,那些杯子餐碟碗就像活的一样,一个个遇见叶修就躲得安安全全,看见自己就悄无声息地往上扑!简直就是用生命在跟自己过!不!去!


渐渐地,黄少天发现,每当叶修到一个点,离开之前总会微微调整那些器皿的位置,哪不得劲往哪塞……自己明明还在努力地扑捉他的动向,却没想到一举一动已经完全被掌握了。


如果现在不是在玩一个游戏,而是真刀真枪的拼杀,自己恐怕已经躺下了。


围观的这些人多为普通平民,并不能领会其中的玄机,只觉得一个一直跑,一个又追不上,实在是乏味极了,也开始起哄让叶修不要跑,好歹来场正面的较量。


“听听群众的呼声!”黄少天虽然心中惊叹叶修的实力,却并没表现出来,只是开始小心变换自己的习惯,也有模有样地开始暗地里摆酒杯花瓶。


“学得挺快。”叶修一个侧身躲开本不该出现在脚边的陶土水罐,回头比了个拇指,黄少天还没有成年,却有着惊人的反应和模仿能力,前途不可限量。


“三段斩!”


不过这种喜欢把招式念出来的小习惯,真是二得令人发指。


人群爆发一阵欢呼,这场“来追我呀来追我,追不到呀追不到”的游戏终于出现了正面对抗的苗头,黄少天的剑锋已经扫到了叶修的毛毡斗篷,只要再稍近一步就能将他逼入墙角。


“弄坏了可是要赔钱的。”


欢呼的尾音还没消散,叶修略带懒散的声线就从酒馆的另一边飘了过来。


“哐当!”


看热闹的酒客们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收不回的剑势已经将桌上的酒杯扫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影分身术……”围观的酒客里有人认出了这个招式,这对于一直学习忍术的人来说是个简单的技能,而刚刚这个自称叶修的人明明使用的是一柄轻剑,却也将这个招式用得如此纯熟隐蔽,确实是个厉害的角色。


“小鬼,剑耍的不错。”叶修并不在意周围人的赞叹,而是不动声色地维持着随时战斗的状态。黄少天现在还提着剑一副随时要冲上来的样子——这家伙实力不凡,绝对不是普通人,不可掉以轻心。


酒馆的老板娘察觉到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以为是黄少天年轻气盛,在这么多人面前输了没面子不服,生怕他一冲动把自己的小酒馆拆个干净,赶紧上来打圆场。


“哎呦喂,谁能想到那正好有个杯子,也是运气不好,来来来,大家别伤了和气。”老板娘端上黄少天爱吃的浆果酱和烤面包,然后把叶修杯子里的牛奶蓄满,顺便对着酒客们使使眼色。


几位老主顾也是有眼力的,一看老板娘在打圆场,也开始嘻嘻哈哈地岔开话题,就当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


黄少天还是站在原地不动,他脑子里不停的回想刚刚究竟是什么时候叶修趁着自己不注意结印,还有用残影制造了一个视角的盲区引诱自己上了当。


“怎么?不开心了?输给我很正常,没什么丢人的。”叶修平日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看黄少天一脸懊恼,忍不住出声“安慰”他。


“……不要脸!”黄少天恶狠狠地瞪回去,却不再做出一副攻击的架势,把剑收到腰间,“愿赌服输,我跟你走。”


“噗……”叶修一口牛奶喷出来,“怎么,比武招亲啊?”


“招你大爷啊!”黄少天感觉到酒客们因为叶修这一句话而汇聚到自己身上的眼神,顿时觉得有些窘迫,急忙辩解道,“不是说好了,输的人交出自己最贵重的东西,我最贵重的东西就是我了,我跟你走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你?”叶修擦擦嘴走到黄少天面前,一副打量商品的架势,然后伸手勾走他腰间的钥匙,还在空中甩了个圈,“这个还值点钱,告诉我停哪了?”


“有没有眼光!”黄少天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很不满自己被一架飞行器给比了下去。


叶修心里称赞了一下黄少天的反应速度,随即就被他的眼睛吸引了。叶修曾经在海上见过一次优雅的风暴,绵延飘逸的风将细碎的海水卷在空中,呈现出明亮罕见的蓝绿色,而这迷人静谧的颜色如今被封存在黄少天眼中。


叶修微微眯起了眼睛,靠近黄少天压低声音说:“你知道我是谁,做这种轻率的决定好么?”


黄少天似乎不太习惯这种耳语带来的细微触觉,下意识松开叶修的手,后退一步,  轻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不适,“我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我觉得你也不是,如果是你输了也会履行赌约吧。”


“嘶……”叶修摸着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说不准,我没输过。”


“……能不能谦虚点。”黄少天真的很想当场把叶修掀翻在地然后坐在他身上,如果有机会的话。


 


 


 > > >to be continue


 


叶黄试阅将以连载形式放出,网络会有全文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全文将收录进入叶修总攻本《Legends Never Ends》。


感谢大家收看> <


 


叶修总攻本《Legends Never Ends》预售地址


 


 

评论
热度(107)

© 赤莲三藏 | Powered by LOFTER